Category Archives: 随记

Suicide


Wanna kill myself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随记 | 1 Comment

继续悲情 兼4A面经总结


今天借着AD早晨不进公司,偷空去面了BBDO,之前HR电话来说是三个team开headcount  一个gillete 一个KFC 一个Pepsi 想了半天由于喝了Pepsi家许多可乐因此大有好感选了Pepsi 昨天晚上准备材料到一点才睡 早晨匆忙上路去港汇面BBDO 结果interviewee居然是以前LB的(互相都面熟) 聊下去居然又发现都还是上外的 OMG…… 再聊下去……没聊了 哈拉了半天 问了些工作的问题 我说的比较多 也问些问题 譬如BBDO slogan是什么 这类小白问题 说到和team leader意见相左的时候 我回答的非常傻逼……居然说提案的时候和AD有点arguement 她的脸马上下来了……完蛋了……又挂一个4A 唉i……talkie不是好事啊 杯具连连的   出了BBDO才发现自己钱包没带 好歹打了辆出租车去公司 让堂帮忙付了车费才算了结   ————————悲情的分割线—————————— 掐指算来 从三月份至今面了几家4A 各种原因导致悲剧 易传媒 本土的4A做的事和我现在差不多 挂的原因是 条理太乱 准备不足   W+K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随记 | 4 Comments

北京北京北京


上次来北京的时候还是07年的初冬,那个时候穿上厚厚的羽绒服看了姐姐和舅舅,还代表学院去外交部忽悠了一圈,与来自全国各地各色人等的民间人士和诸位头脑交流一番,最重要的是看到了活生生的邓亚萍~作为国球运动符号般的存在,我看到她的时候居然不激动……虽然她的影像伴随着我从学球开始到98年见到乔丹,短短六年,作为第一个偶像级别的存在,我在面对她的时候已经毫无感受可言了……   总结一句,07年的北京之旅最让人难忘的是看到了姐姐,当时她在保博的路上激情澎湃,还看到了舅舅,玻璃杯厚的镜片挡不住睿智的目光也挡不住两鬓发白的头发……   前天很匆忙地被告知要来北京参加提案,很匆忙的准备了材料和衣物,凌晨四点到的虹桥,七点与Jack和Piemeng飞北京,一路上居然毫无激动可言——话说之前每次来北京总是心有所往,不知道是自己老了还是帝都的新鲜感已经随着城市化的升级而荡然无存,路上聊得最多的还是工作和兴趣。   昨天brief和brainstorm是一次很好的经历,虽然见识过类似的场面很多次了,但还是第一次在酒店里进行。看着房间里人头攒动,满地满桌都是吃的用的,突然有种错觉——很久以前看小说版的Godfather,克雷昂家族每次要进入黑帮血拼的时候总是包下一整个酒店,让兄弟们住里面,随时待命,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提案前的紧张与躁动。   暂时写不出什么东西了,本来想晚上去看看世贸天阶和Village的,估计时间不多,先看看舅舅吧~    

Posted in 随记 | Leave a comment

前行


入职算到现在也是接近三个月了,无论是环境还是pay都不是属于ideal类型的,只是没有预期到所学的东西会那么多,每天都有不同的收获,除去那些外在的东西,三个月左右的工作时间给自己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对于工作的理解。强度不算是非常的大,相比较LB里加班到死,相比较PR每天有一个213在你耳朵边上催这个催那个,这里的工作忙而不腻,状况常有而反应时间不常有,事实上不管是AD还是AM都没有应对全部状况的经验,毕竟这只是一个还在长大的孩子,吃过亏和吃什么样的亏还是很有区别的。在这样的环境里,充实是精神上的,能力的提升和进步也是在每天看着自己小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工作内容才知道的。   尴尬在于自己不甘的意愿,先后面了Publicis,W+K和AdChina,皆无音讯,朋友推荐去DraftFCB也没有消息,还有个甲方的position后来也没有消息。和W+K的AD,OD都相谈甚欢,对于Nike就算不是非常了解,如数家珍,起码也是一个十多年的sneaker,买鞋不多阅鞋无数,他们家的AD估计还没我知道的多。面了两个星期没有消息,昨天再fo了一封邮件给AD,不过估计是毫无音讯的。甚是不爽的时候把以前面LB的thank-you note翻出来看,Mandy很夸我,说是对于市场、产品和消费者都比较了解,怎么到了W+K就完全用不上呢?很久以前亚亚图凯和我说起眼缘这个词,后来慢慢知道,面试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看中了就中了,没看中的再qualify也没有用,莫非亦如W所言,你长着一张吸引仇恨值的脸?   虽然title和pay都升了,喜感全然没有,不知道前方在哪里,或者这条路下去通往Rome还是Berlin,抑或是Pyong Yang……一直关注着上路和MB上的Job Board,还没send简历就在想跳还是不跳,跳了pay估计没有什么体现——毕竟才三个多月的exp而且升AM也才两个月,不跳则地方就这么大,而且能够练e文的环境有限。自己庆幸下还每天挂着BBC Doc一类材料在听,不然W+K的一面估计就给SISU丢人去了。虽然外语依然羞于见人,起码得有个环境无论是自己创造还是公司给予的去磨练,TEM8没有了寄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去准备,BEC H原本想年底拿下又考虑时间从哪里挪,一边是无尽的学习一边是软件的充值,好吧我又在尴尬中了。   三年是个槛?邓在space里面这样说的,或者我还没有槛这个概念,着眼在当下,不够用的银子和家里无尽的“公务员”就让这个世界够呱噪的了,Kevin家乡的警察好像考上了,送去祝福,也许他确实适合这样的岗位——踏实、稳定,还有什么?不知道。既然在校园里多呆了两年,毕业一年全然没有感觉到升值算不算是一种失败?不算不算,我告诉自己,还好身边这帮子同学和朋友总是给我希望和鼓励,确实没人知道自己的下一站确切何在,前行不息才是意义所在,临时的变轨成本有多大?我不愿意去尝试,起码当我发现家里对于理想工作的定义只限于“稳定、离家近”甚至选择性失明于收益而夸谈所谓身份与地位的时候,我知道不能够跟随下去,起码现在不能妥协。我还有梦想,虽然可能已经被事实的双手捏皱到字迹模糊,但是上面确实写着什么,自己知道,那是自己的,不能予人。   家里也是对的,从省到村的公务员都是公务员,都有不错的工作环境和收入以及身份认同,也许我暂时还不想要这样的东西,也许我看的东西太多了,也许我变了,有幸于这个时代诞生,有幸于见证一个时代的结束?   套用那句很滥的名言:God’s work must be our own.

Posted in 随记 | 2 Comments

WELCOME BACK! AI3# @76ERS


RTRTRTRTRT   没有啥能够用语言来形容中午起床看到的头条   做一回标题党……真的 欢迎回来!    

Posted in 随记 | Leave a comment

柏林墙倒二十年之后


因为专业的关系 还是蛮关注东西阵营 冷战 威慑 民主 独裁之类的话题 但是失业好久了 也没有很刻意地关注时事了 只是不久前才听了一段JFK的Ich bin ein Berliner 恰好柏林墙倒了20年 最近内外媒铺天盖地地围绕着这个话题展开无数的讨论 突然想到了很多 随便记下 以后估计就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了 —————————————————————————————————— 1989年对于Soviet bloc来说是个内外交困的一年 以大哥开头的欧洲阵营的瓦解导致了阵营主体的崩盘 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此年一过 原本红过四大洲的色块陡然变成了几个孤岛 柏林墙是个有标志意义的事物 对红色方阵来说 代表着一个反渗透反演变 以及purism 再加上老大哥的独断力的体现 对西方阵营来说 就是iron curtain 这个词很贴切 所以邱老爷子拿了诺贝尔文学奖(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是看出来功底还是很好的) 你怎么能把自己的人民enslaved呢?这是JFK等人万分不能接受的 东德能够让人记住的东西实在不多 除了柏林墙 就是Stasi 一个号称效率仅次于KGB的组织(见窃听风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随记 | 3 Comments

我和我的鞋


从小到大也穿过不少鞋了 昨天惊异之间收下了一双天足 惊异之处有二:一、天足早已绝迹于江湖 元年的基本没有不说 复刻的只是KB少有的几款 一款改名成Crazy 8 没有了经典的小丑头像 没有了当年那般有点戏虐对手搜的味道存在了;二、要找到我这样小码的复刻鞋更是难得 Crazy 8或者天足系列的复刻是在07年 KB签AD时一共推出过五双鞋 只有最后两双是签名鞋 之前的按现在的话就是团队鞋 签约的一线球员都穿 只是配色不同而已 07年复刻的记忆中有两双 一双是Kobe 1 一双是Crazy 3 后来想想好像还有一双 但是名字不太记得了。收下40.5的天足的时候,马上点开图片搜索,回味下阿迪曾经牛逼的feet you wear……   说说从学球开始穿过的鞋吧 想想每次搬家/寝室/住所 总是有一个大大的编织袋的鞋要随行 取舍难断 于是每每都全部带上 也该写点东西纪念下我感受过的林林总总的球鞋们了。   六年级开始玩球 当时没啥好鞋 电视广告里说 穿上双星鞋 潇洒走世界 于是双星成了日常生活的通用装备 包括打球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随记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