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新闻与政治

偶尔谈谈朝鲜半岛


更新简历更新了一半,宝宝插进来聊天,聊到英德大战就聊到了世界杯,于是顺理成章地聊到了两个棒子……因为世界杯,半岛最近很安静,虽然这离天安号事件才过去两个月,距离中朝边境的枪击案也才一个多月左右的时间,虽然距离最新的“两个吉林人在朝鲜被疑间谍罪而打死”才不过半个月,我猜就是伟大领袖正在熬夜看球,没时间搭理这些繁琐小事,宝宝说李明博等一杆子人叫的凶,因此会叫的狗不咬人,而宝宝却得出了一个很奇怪的结论——打不打朝鲜看韩国,我有些憋不住了,gtalk上能说的不多,于是动手写点东西。   我首先说韩国不会先动手打朝鲜,这个道理六十年前是这样六十年后更是如此。若六十年前还有些牵强附会的理由,那么六十年后则韩国根本没有动机先扣动扳机。六十年前,南北两个独裁者都觉得我上面有人且硬的很的大腕,在苏美扶植下当权马上开始叫嚣以意识形态为主要矛盾的“统一论”,无论是共产主义的威胁还是资本主义腐朽的暴政,这两家伙都不是好东西,只不过因为美国人先撤了,北朝鲜觉得有利可图——你家老大出门打酱油去了,而我家老大就住隔壁,于是赌上一把,先开头枪。虽然古语常言: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但毕竟是一半,就在金日成同志统一半岛的丰功伟绩即将达成的时候,美国人还是坐不住,先头部队仁川登陆集结着一帮子南韩棒子又一口气把金日成打得找邻居要保护了。天朝作为当时苏联人的第一打手,志愿军跨过鸭绿江,这一跨就是三年,因为各种原因,南北朝鲜在三八线上的no-man land 板门店签下了停战协议,算是给冷战开始的第一场热战划下了省略号。   朝鲜战争——现在已经很少人叫它抗美援朝了,官方甚至对于周年庆都低调过场,原因复杂在此不表。为什么开头说韩国不会先打朝鲜,这就是动机的问题——六十年前,两个独裁者以武功著天下,划土为疆动手这个都是可以理解的,这里不提谁开了第一枪,虽然已经越来越多的国内学者认同了伟光正金正日同志开了第一枪。六十年之后,韩国与朝鲜的情况早已是天壤之别了,不列数据单看新闻报道就可以了。美国无论何时何地都在重申美韩防卫策略的稳定、可靠和特殊性,而朝鲜则一次次地把天朝给的银子花在建雕像、体育场、大马路、大杀器和其他灰色地带,之后突然的核试验把北京颜面置之何处?这个对比就说明了,相比较中朝的互助友好条约,美韩的同盟关系稳定且日久弥新——韩国人反美?前些年盖洛普民调说:80%以上的韩国人认为半岛冲突美国若不介入韩国必败无疑——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虽然重叠但是依旧是可以分开的——我暂时没有查到多少韩国人愿意为以韩国主导的半岛统一买单,但是我坚信这个数字不足以让青瓦台以全民公决的方式推行统一方案。作为一个战后民主的样板,韩国已经习惯地认为自己是西方阵营的东方国家,对于国家安全,他考虑的第一要务我认为不是“我该发展什么武器”而是半岛有事美国是不是可以给我一个切实有效的介入保证,若有,那么我继续搞我的经济——李明博以对北朝鲜强硬姿态,只是说明韩国民众已经开始从阳光政策所创造的幻觉中醒来——平壤不会轻易地易主,甚至有可能金大中是花钱把自己送到平壤去与金日成会晤——对于北朝鲜的认知是需要琢磨的,但不是一味地相信我对他好则他会好。北朝鲜的穷兵黩武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无论先军政策还是苦难的行军都是以军为大,常规军的规模是世界第一,预算占国民生产总值比重世界第一,数额当然不及美国,但是比例却达到了22.5%(无责任保证精确),所有国家最高。   如果以上还无法让人看出动机,那么换到成本收益的分析。韩国为什么不会先动武?朝鲜在三八线部署的兵力之重冷战之前之后都从未有出其者,汉城距三八线之近以至于朝鲜的重型火炮就可以覆盖汉城,韩国经济发达到世界前五,他要开战所承受的成本与朝鲜——一个鸟不拉屎的国家所要担当的成本,孰重孰轻?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近代国家少战,战则必大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国家性组织越来越多的原因——彼此的经济社会架构都复杂到非常高的阶段,破坏之后的重建所要付出的是超乎想象的代价——西德接纳东德的费用可以去google,科尔成就一时英名也给德国套上了巨大的负担——基础设施高度发达的东德如是,那破败凋零的北朝鲜呢?   当然,会有人告诉我成本收益是理性分析,毕竟国家不是个人,动机——>行动中间的因素太多,不能单以一成本收益计算,那么继续……   从地区来说,这算是一盘棋,僵局。韩国先动则必然美国和日本要支持的,北朝鲜肯定是撑不住的,中国首当其冲地要么出兵更迭政权要么直接支持金氏政权1v3对抗美日韩,紧随其后的是俄罗斯,东北亚有事对于印度来说是个利好消息——中国最近没精力和我闹了,我来整整巴基斯坦……等等等等。中国明明知道自己养着北朝鲜走到底就是悲剧,但是目前来说维持现状是最优选择——北京越来越发现自己国内有些问题需要投入比想象多的精力去处理,所以要保证起码三十年的边境稳定吧?北朝鲜出事,无论什么事对于中国来说都不是利好消息,朝鲜难民+东北三省这两个词直接关系到维稳,而与此同时,新疆与西藏呢?这也可以解释中国一直对朝鲜的各种过火举动抱着能忍则忍的态度——丫的就不像是个爸爸国。但是断了他的援助对于中国来说则意味着朝鲜的动荡,而且最为直接的可能就是金正日啥也没有了,脑子发热玩核弹——我输得起啊,反正都要死了,萨达姆还没玩成,我来~   朝鲜表面的稳定对于中国来说意义重大,而对于韩国来说同样如此——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是完全不同的。棒子不认同金正日,但是他可能会同情脱北者——协助北朝鲜人转道进韩国的组织多如牛毛,韩国对朝动武首先没有动机——成本收益分析若不足,继续分析——韩国军队的调动权虽然已经完全自主,但是大规模的集结与行动必然还是要和美国协商的,所以韩国动手在于美国愿不愿意买单——前几年美国人把驻韩美军后撤的举动明确告诉我们:驻韩美军不是韩国的拌网(strip wire),不再承担阻击朝鲜的第一线任务,也就是说美国人已经没有很大的意愿去为韩国的冒险行动买单(假设韩国人先动手),在这样的暗示下,韩国会有多大的决心去武力统一半岛?再扯远一些,如果日本反对?美日韩三角同盟关系是建立在协商同步的基础上的,况且日韩的矛盾一直是潜在的危害三角同盟的重要因素,美国必然将这个纳入是否支持韩国首先动武的评估之中,失去了日本的支持,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会降低一半的能力——不要扯洲际军力部署,明白人都知道从日本到韩国的距离和从土耳其或者澳大利亚到韩国的距离,物理空间的距离在科技条件下只是被尽可能地缩短但是不可能无视,否则当时金日成同志为什么敢先开头枪?   综上,韩国对朝动武的动机基本上是零,而且涉及到由动机至行动的因素纷繁复杂,根本不可能在一个相对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也意味着集结和行动将暴露无遗,那么行动所面临的压力将倍增以至于不得不撤销计划——中国的表态、联合国安理会的讨论、美日韩本身的协调等等都对韩国先动武不利,所以为什么韩国不好好地繁荣经济而要把心思花在武功上呢?   结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 Leave a comment

据说以后有个日子叫G-Day


    今天早晨上班开Reader的时候得知.cn被跳转至.hk,今天凌晨时分google关闭了在中国运行四年的g.cn而将其服务器移至香港,提供无过滤的搜索服务,也正式地宣告自年初google声称其中国公司遭受黑客攻击和不愿意继续审查搜索结果,宣布可能退出中国市场的计划画上了一个省略号。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特意去报摊逛了一圈,果不其然地发现大小报纸都在头版刊出了关于谷歌退出中国的文章,而无一例外地把矛头指向了谷歌的“不合规”操作,诸如违反书面协议、不遵守相关法律以及其他“错误”的行为。  第一反应,很欣慰,因为上一次看到这样整齐划一声势浩大的批判场面是在99年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美国人轰炸,三位国内的记者因公殉职;第二次则是某组织被宣布为邪教,当然这两个行为是正确且无可置疑的。至于这一次,我不愿意用自己拙劣的文笔去重复着无数牛人已经充分阐述的观点和意见,那就是错不全在谷歌本身,相反的,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一个社会,没有很好地意识到自己的缺陷和不足,无意识无动机无意愿去改善反而把矛头指向了谷歌,将其政治化、妖魔化,以达到无法用具体词句表达其用心的目的。  我更愿意去分析谷歌退出大陆之后的打算,谷歌的退出对于我们平常人的影响以及谷歌回归的条件。  谷歌会完全地退出么? 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是一个否定的答案,首先谷歌本身也声明了自己不会完全地关闭在中国的业务,因为利益方太多,完全地退出从道义来说是对于商业伙伴的不负责任而从成本收益来看实在是划不来的,从长远来看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错误选择。谷歌不可能完全地放弃中国大陆这块市场,作为退出的因素,很多人归咎于布林的童年经历——在苏联深受审查和专制之苦,而将其自由(无论是信息自由还是人权)作为他的理想以及企业的道德基础,但是我认为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以退为进”。谷歌不愿意再和一帮子没有操作手册的官员部门打交道,而自杀似的断了自己回归的后路,把委屈和苦水一股脑儿地泼在网络上,看似无脑无奈甚至无理之举,其实很有玄机。 这样做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让已经了解情况的网民,如忠实的谷歌用户(他们已经很熟悉天朝的做法)和绝大多数不太了解情况的网民(大约有85%以上的国内网民)起码窥见其政府对信息审查和专制作风的冰山一角,这是一个公关营销的手段——通过一个容易引起争议的行为来吸引注意力而使原先不明真相的网民中有部分地有意识地去去好奇去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一个另类地以退为进的反扑的前奏。在谷歌趋势里面,可以查到从谷歌宣布取消审查到撤离大陆服务器至香港,相关敏感词的搜索频率大幅飙升,这个完全可以作为这一公关行为的佐证(请猛击这样看效果)——网民多少都想知道那些敏感词意味着什么,而恰好谷歌不屏蔽这些词了,那么天生的好奇心会驱使人们去尝试着搜寻这些内容,这一短暂的时间虽然不足以让人们了解一件事情的全貌,但足以造成相当范围内的影响——人们知道政府的审查为什么指向这些内容,为什么禁言,为什么一直避而不谈。谷歌屡屡抛出“不审查搜索结果”就是一个噱头,让人们去好奇什么结果被审查了,为什么被审查了,而一旦谷歌付诸行动,那么眼球效应自然会让这类信息的搜索量暴增,而这些则是防火墙和政府无法控制的——一个大坝若要泄洪则需缓泄,若突然在围堰湖上开个小口子,结果可想而知,虽然目前不至于毁堤坝于一旦,但是谷歌所希望的造势目的部分达到。  有人可能会回应我说我高估了大多数网民的认识能力,因为会去搜索的大多数是之前对其有所了解或者有所耳闻的人,但是相当数量的人则还是一知半解,甚至闻所未闻,那么好,我暂时接受你的观点,我继续我的文字。  谷歌的退出是中国的倒退么?  看起来是其实不然。我一直认为,改革开放是一个暂时的妥协——因为大家都知道,拿方框去讨圆形的结果。虽然有着相当大面积的重合区域,但是还是不完全地吻合。当时无论是迫于形势为了自保还是远见卓识,这个政策都是一张单程票,没有回头的路。中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回到朝鲜形态,甚至于那种半封闭半开放的状态,因为除了民智提升、民间技术手段的普及以及对于国家来说倒退的机会成本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诉求,倒退都是不可接受的方案,因此才会有国家对媒体的严厉管制和防火墙、金盾的研发——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稳定局势然后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没有真正的时间表和蓝图,这个正好说明了在度过了利益契合期之后,方圆之间的矛盾以及政府不断地削足适履却还是无所适从的状态。政府除了知道对外耍嘴皮子对内不作为或者谨慎作为之外还可以做什么。  那么谷歌退出前,国内各大门户相继推出了自己的微博,看似政府希望把言论控制在自己的手上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微博不似博客和论坛,其时效性和传播性远甚于前两者而且可控性降低了许多——机械审查和人工审查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发布和传播转贴的速度,一条敏感微博在被河蟹之前也许已经有了上百条的转贴上千条的回复,你如何控制?网络督导队和评论员队伍的成立或许可以帮得上一点忙,但还是捉襟见肘,毕竟其评论员素质、质量和数量上远远不如整体网民的能力来的强大。国家想出了一方面通过评论员队伍控制(其实是延缓)敏感言论;另一方面通过巨大的媒体引导来暂时地息事宁人(主流网站对于敏感事件的一边倒,如李毅忠夺笔),这两方面来钳制舆论。这个过程会很漫长很艰难,但是信息依然一点点地在传播虽然速度缓慢,而了解信息的人依然在增加而非减少,这样的持久战对于政府来说是不利的,但是政府又无能为力,除了国保喝茶、杀鸡儆猴似的重判活跃分子、加大对于两方面手段的投资力度之外,没办法去消除源头,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  国内规范化微博的设立“恰逢”谷歌退出,几大微博上都是谷歌退出的消息,尽管五毛活跃无比,到处积极引导舆论,再加上主流媒体的一边倒,可以使民众认为谷歌全身上下都是错,没关系,也许谷歌也料到了这个结果。金融时报发文认为国民对于谷歌退出反应冷淡,这也在意料之中,因为所有的主流门户留言里都是谩骂和讥讽谷歌的字眼。快感只是一时的,谷歌退出了,事情没有结束,后面还有无数的群体事件和危机在等着政府。山西的疫苗事件,新华社山西分社明显站错了边,而中央则一声不吭,这就说明了政府非常希望山西自己解决这件事情,而不要把它泛化成一个大面积的民意事件。国新办发文要求主流媒体撤下山西报道的时候,微博和网站上依然热火朝天地在传播着帮助病患者的信息。国新办没有勇气要求删除这些报道,只是要求把它们放在不重要的版面上,因为关乎孩童生命的事情对于任何个体来说都是无法忽视的——你如何知道权势通天的官员的孩子不是注射了那些高温失效的疫苗?这样的事情扩散至全国的时候,监管者们是不敢去封杀的,因为这不是所谓的普世价值而是人性的道德底线,最常用就是冷处理而不是一刀切。  国内被监管微博的出现给了无数会翻墙的同学以可乘之机,从twitter转贴至微博的言论屡不胜数,事实上这一举动是方便了墙外信息在境内的传播,这个趋势除非一夜回到朝鲜,否则就是不断地走下去——信息的传播越来越容易,成本越来越低,而受众越来越大,监管则越来越难。一时的经济收益无法去抵消削足适履的痛苦与无奈,巨大利益契合引诱但终究会反制某些人希望赚饱了钱还想回到三十年前的一言堂和威权时代的企图,这是一条不归路,作为一个行为体,政府与社会只会继续走下去,反复与波折难免,但是这是一条不归路,政府如果不知道目的地,那么它只有“被知道”的机会了。  谷歌会回归么?  当然会,而且时间表估计谷歌自己已经有了。高层内部正处于一个换届期,引用外媒的分析就是其中任何一个表现出对谷歌和民意示弱的人都可能被罢黜,而个人的理性则决定了高层在这个事件上非常地决断统一——从外交部到国新办到工信部,都积极主动地抨击谷歌的做法来彰显政府的强大意愿和能力。政府内部不是没有其他观点而是要么完全地认同一个稳定停滞的社会;要么伪装成前者,为了积极晋升而上位后倒打一耙然后邀功于天下,这些算计不是没有可能,历史上从不缺这类先例。  谷歌的回归应该会在政府换届之后,而至于如何进入就不得而知了。谷歌是否会在不久的时间内被完全切断,这个依然是个未知数,我个人认为不太可能。完全地切断大陆链接谷歌是一个非常冒险的举动,这一行为很容易招致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的指责,即使美国需要中国在伊朗与朝鲜核危机、金融危机和气候变暖等国际问题合作的情况下依然会以其他方式对中国施加压力(可能力度和形式上不若以前)。中国人一直以“事情不能做绝”为处世法则之一,而政府亦然。我相信尽管谷歌已经离开大陆,但是私下接触依然存在。政府是一个少有的特别要面子的政府,它无法接受一个和自己平起平坐以自己的口吻来谈判的企业,所以在谈判崩盘之后对其抨击地特别的猛烈和集中,但是“一个紧握的拳头恰是一个虚弱的信号”,国内众口一致地抨击谷歌看似强大但是也说明了政府的不完全自信——许多檄文似的抨击缺乏起码的数据和事实基础,从逻辑到文法都有很大的漏洞,而所谓的“相关法律和政策”则更是贻笑大方。  抵制谷歌是一个浪潮,和抵制家乐福日货以及其他类似的冠以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运动一样,政府整体来说是一个理性的行为个体而民意在目前还是可操纵的,当政府意识到“度”的时候自然会遣散和打压这些运动为自己继续获利创造和改善环境,谷歌的退出是政府少有的依恃压人不成功的个例,如何要面子地让谷歌回归大陆,就好象北朝鲜如何在耀武扬威之后低声下气地向中国要援助一样,说到底政府关乎的第一个是面子,之后才是如何进行利益分配和准入条件。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 Leave a comment

杯具试验品(修改版)


唐.裴铏《传奇·聂隐娘》:“……至三更,瞑目未熟,果闻颈上铿然,声甚厉。隐娘自口中跃出,贺曰:‘仆射无患矣。此人如俊鹘,一搏不中,即翩然远逝,耻其不中,才未逾一更,已千里矣。’后视其玉,果有匕首划处,痕逾数分。”空空儿谋刘悟未果,然其技为后世相望百年,传至今,曰一剑封喉。 自NBA联盟成立以下,善此技者屡不胜数,其举手间定乾坤于心,逆势转瞬之间。以联盟意一剑封喉:正赛余八秒内一球制胜者。以此立名者无贵贱之分,列如科比、詹姆斯之帝者,亦如雷阿伦、阿里纳斯、比卢普斯之王侯,亦如费舍尔、霍里、芬利之塞卒,其求投者心定于内,技精于外。余与众好其逆势之力,而实言其利有三:其一,胜为首;其二,擅此技者立名于万世;其三,球队与联盟赢。 盟内诸强以胜论位称王,三十豪强分列东西二区,分以前八排位定季后赛序列,再耗尽十余场为夺分区头名,终以分区头名争盟主之位。循其赛制可见强度,而每胜负难见之间,以绝杀取胜实为毕其功于一击,不仅为胜更予对手以心理优势,众观盟内每入季后赛阶段,角力往往不单论其排兵布阵,究其交手历史,亦以籍此胜为人津津乐道,在实力相较外愈添看点。洋文clutch shoot即为制胜一击,与之一剑封喉殊途同归尔。 观联盟内,历不乏以此技立名传世者。有印第安那州步行者队雷杰米勒,以三分制胜见长,巅峰一役于公元1997年会战麦克乔丹之芝加哥公牛,时为季后赛第六场末三秒,步行者一分落后,米勒挣离乔丹防守,接球乃出,反败为胜;亦有洛杉矶湖人队德里克费舍尔,于末0.4秒三分灭马刺救主。前米勒为步行者肱骨之臣,末费氏实乃未名小卒屡易其主,然每云绝杀,世人皆褒之,庶子与名宿并提,乃实为立万世名之径。 美利坚以商立国,联盟入敷皆以盟内诸强战功而论。战功著则观者众而入丰,绝杀非仅取胜,世人皆好以一己之力挽狂澜于将逝,其技利球队及联盟相续不绝。 吾一介看客,原为其巧而好,然细究之,愈恶,较其利,弊显且重。其一,倚此为胜不为王者好;其二,较胜数,失为多;其三,去篮球运动之本意,挟团队以利己之功名。 盟内以胜场数王,余他荣耀皆浮名尔,且诸强鲜有以绝杀御天下者。以其一论之,赖以绝杀胜非王者。彼实力处联盟中流,熬斗数十分钟胜负难分,至末无胜算,则求于绝杀。盟立五十载有余,近二十年强如马刺湖人,无愿无须交其胜算于天意,是定胜负于前三节,因而时火箭重臣麦克格雷迪挽13分之差距于末节25秒内,以单薄之躯退马刺,时人有云:非马刺不力也,乃天意灭之。然如一所言,生机尚存而绝杀为尽人事尔,而试使胜败数并论,可知其率之渺,此其二;其三,篮球自其父史密斯君发明以来,衷通力协作,倡协力克敌。时有科比布莱恩特,恃才傲物,少时战四方豪杰,常于前三节怠慢无为,意落己队于下风,第四节始奋而追之,以绝杀胜,是为人所不齿。今勒布朗詹姆斯亦如此,然况异于前者,詹君常以绝杀制胜非其意为之,而实非不得已。率队征战五载有余,殊荣无数却未尝有冠军头衔,实队友孱弱不济,此为外话。 及此,余以绝杀乃三方效剂,然猛剂必有副效,然绝杀虽非奇技淫巧之流,历八十二场正赛间以此定胜负十之一二。放之,纵猛将骄奢之风,容武夫独勇之气,难为大业,教练应视队内排兵布阵对位补强为重,坚持平衡攻防,帅卒并举,乃不可倚其功名于一将,纵其毕一役于一击。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