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0

据说以后有个日子叫G-Day


    今天早晨上班开Reader的时候得知.cn被跳转至.hk,今天凌晨时分google关闭了在中国运行四年的g.cn而将其服务器移至香港,提供无过滤的搜索服务,也正式地宣告自年初google声称其中国公司遭受黑客攻击和不愿意继续审查搜索结果,宣布可能退出中国市场的计划画上了一个省略号。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特意去报摊逛了一圈,果不其然地发现大小报纸都在头版刊出了关于谷歌退出中国的文章,而无一例外地把矛头指向了谷歌的“不合规”操作,诸如违反书面协议、不遵守相关法律以及其他“错误”的行为。  第一反应,很欣慰,因为上一次看到这样整齐划一声势浩大的批判场面是在99年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美国人轰炸,三位国内的记者因公殉职;第二次则是某组织被宣布为邪教,当然这两个行为是正确且无可置疑的。至于这一次,我不愿意用自己拙劣的文笔去重复着无数牛人已经充分阐述的观点和意见,那就是错不全在谷歌本身,相反的,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一个社会,没有很好地意识到自己的缺陷和不足,无意识无动机无意愿去改善反而把矛头指向了谷歌,将其政治化、妖魔化,以达到无法用具体词句表达其用心的目的。  我更愿意去分析谷歌退出大陆之后的打算,谷歌的退出对于我们平常人的影响以及谷歌回归的条件。  谷歌会完全地退出么? 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是一个否定的答案,首先谷歌本身也声明了自己不会完全地关闭在中国的业务,因为利益方太多,完全地退出从道义来说是对于商业伙伴的不负责任而从成本收益来看实在是划不来的,从长远来看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错误选择。谷歌不可能完全地放弃中国大陆这块市场,作为退出的因素,很多人归咎于布林的童年经历——在苏联深受审查和专制之苦,而将其自由(无论是信息自由还是人权)作为他的理想以及企业的道德基础,但是我认为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以退为进”。谷歌不愿意再和一帮子没有操作手册的官员部门打交道,而自杀似的断了自己回归的后路,把委屈和苦水一股脑儿地泼在网络上,看似无脑无奈甚至无理之举,其实很有玄机。 这样做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让已经了解情况的网民,如忠实的谷歌用户(他们已经很熟悉天朝的做法)和绝大多数不太了解情况的网民(大约有85%以上的国内网民)起码窥见其政府对信息审查和专制作风的冰山一角,这是一个公关营销的手段——通过一个容易引起争议的行为来吸引注意力而使原先不明真相的网民中有部分地有意识地去去好奇去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一个另类地以退为进的反扑的前奏。在谷歌趋势里面,可以查到从谷歌宣布取消审查到撤离大陆服务器至香港,相关敏感词的搜索频率大幅飙升,这个完全可以作为这一公关行为的佐证(请猛击这样看效果)——网民多少都想知道那些敏感词意味着什么,而恰好谷歌不屏蔽这些词了,那么天生的好奇心会驱使人们去尝试着搜寻这些内容,这一短暂的时间虽然不足以让人们了解一件事情的全貌,但足以造成相当范围内的影响——人们知道政府的审查为什么指向这些内容,为什么禁言,为什么一直避而不谈。谷歌屡屡抛出“不审查搜索结果”就是一个噱头,让人们去好奇什么结果被审查了,为什么被审查了,而一旦谷歌付诸行动,那么眼球效应自然会让这类信息的搜索量暴增,而这些则是防火墙和政府无法控制的——一个大坝若要泄洪则需缓泄,若突然在围堰湖上开个小口子,结果可想而知,虽然目前不至于毁堤坝于一旦,但是谷歌所希望的造势目的部分达到。  有人可能会回应我说我高估了大多数网民的认识能力,因为会去搜索的大多数是之前对其有所了解或者有所耳闻的人,但是相当数量的人则还是一知半解,甚至闻所未闻,那么好,我暂时接受你的观点,我继续我的文字。  谷歌的退出是中国的倒退么?  看起来是其实不然。我一直认为,改革开放是一个暂时的妥协——因为大家都知道,拿方框去讨圆形的结果。虽然有着相当大面积的重合区域,但是还是不完全地吻合。当时无论是迫于形势为了自保还是远见卓识,这个政策都是一张单程票,没有回头的路。中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回到朝鲜形态,甚至于那种半封闭半开放的状态,因为除了民智提升、民间技术手段的普及以及对于国家来说倒退的机会成本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诉求,倒退都是不可接受的方案,因此才会有国家对媒体的严厉管制和防火墙、金盾的研发——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稳定局势然后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没有真正的时间表和蓝图,这个正好说明了在度过了利益契合期之后,方圆之间的矛盾以及政府不断地削足适履却还是无所适从的状态。政府除了知道对外耍嘴皮子对内不作为或者谨慎作为之外还可以做什么。  那么谷歌退出前,国内各大门户相继推出了自己的微博,看似政府希望把言论控制在自己的手上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微博不似博客和论坛,其时效性和传播性远甚于前两者而且可控性降低了许多——机械审查和人工审查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发布和传播转贴的速度,一条敏感微博在被河蟹之前也许已经有了上百条的转贴上千条的回复,你如何控制?网络督导队和评论员队伍的成立或许可以帮得上一点忙,但还是捉襟见肘,毕竟其评论员素质、质量和数量上远远不如整体网民的能力来的强大。国家想出了一方面通过评论员队伍控制(其实是延缓)敏感言论;另一方面通过巨大的媒体引导来暂时地息事宁人(主流网站对于敏感事件的一边倒,如李毅忠夺笔),这两方面来钳制舆论。这个过程会很漫长很艰难,但是信息依然一点点地在传播虽然速度缓慢,而了解信息的人依然在增加而非减少,这样的持久战对于政府来说是不利的,但是政府又无能为力,除了国保喝茶、杀鸡儆猴似的重判活跃分子、加大对于两方面手段的投资力度之外,没办法去消除源头,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  国内规范化微博的设立“恰逢”谷歌退出,几大微博上都是谷歌退出的消息,尽管五毛活跃无比,到处积极引导舆论,再加上主流媒体的一边倒,可以使民众认为谷歌全身上下都是错,没关系,也许谷歌也料到了这个结果。金融时报发文认为国民对于谷歌退出反应冷淡,这也在意料之中,因为所有的主流门户留言里都是谩骂和讥讽谷歌的字眼。快感只是一时的,谷歌退出了,事情没有结束,后面还有无数的群体事件和危机在等着政府。山西的疫苗事件,新华社山西分社明显站错了边,而中央则一声不吭,这就说明了政府非常希望山西自己解决这件事情,而不要把它泛化成一个大面积的民意事件。国新办发文要求主流媒体撤下山西报道的时候,微博和网站上依然热火朝天地在传播着帮助病患者的信息。国新办没有勇气要求删除这些报道,只是要求把它们放在不重要的版面上,因为关乎孩童生命的事情对于任何个体来说都是无法忽视的——你如何知道权势通天的官员的孩子不是注射了那些高温失效的疫苗?这样的事情扩散至全国的时候,监管者们是不敢去封杀的,因为这不是所谓的普世价值而是人性的道德底线,最常用就是冷处理而不是一刀切。  国内被监管微博的出现给了无数会翻墙的同学以可乘之机,从twitter转贴至微博的言论屡不胜数,事实上这一举动是方便了墙外信息在境内的传播,这个趋势除非一夜回到朝鲜,否则就是不断地走下去——信息的传播越来越容易,成本越来越低,而受众越来越大,监管则越来越难。一时的经济收益无法去抵消削足适履的痛苦与无奈,巨大利益契合引诱但终究会反制某些人希望赚饱了钱还想回到三十年前的一言堂和威权时代的企图,这是一条不归路,作为一个行为体,政府与社会只会继续走下去,反复与波折难免,但是这是一条不归路,政府如果不知道目的地,那么它只有“被知道”的机会了。  谷歌会回归么?  当然会,而且时间表估计谷歌自己已经有了。高层内部正处于一个换届期,引用外媒的分析就是其中任何一个表现出对谷歌和民意示弱的人都可能被罢黜,而个人的理性则决定了高层在这个事件上非常地决断统一——从外交部到国新办到工信部,都积极主动地抨击谷歌的做法来彰显政府的强大意愿和能力。政府内部不是没有其他观点而是要么完全地认同一个稳定停滞的社会;要么伪装成前者,为了积极晋升而上位后倒打一耙然后邀功于天下,这些算计不是没有可能,历史上从不缺这类先例。  谷歌的回归应该会在政府换届之后,而至于如何进入就不得而知了。谷歌是否会在不久的时间内被完全切断,这个依然是个未知数,我个人认为不太可能。完全地切断大陆链接谷歌是一个非常冒险的举动,这一行为很容易招致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的指责,即使美国需要中国在伊朗与朝鲜核危机、金融危机和气候变暖等国际问题合作的情况下依然会以其他方式对中国施加压力(可能力度和形式上不若以前)。中国人一直以“事情不能做绝”为处世法则之一,而政府亦然。我相信尽管谷歌已经离开大陆,但是私下接触依然存在。政府是一个少有的特别要面子的政府,它无法接受一个和自己平起平坐以自己的口吻来谈判的企业,所以在谈判崩盘之后对其抨击地特别的猛烈和集中,但是“一个紧握的拳头恰是一个虚弱的信号”,国内众口一致地抨击谷歌看似强大但是也说明了政府的不完全自信——许多檄文似的抨击缺乏起码的数据和事实基础,从逻辑到文法都有很大的漏洞,而所谓的“相关法律和政策”则更是贻笑大方。  抵制谷歌是一个浪潮,和抵制家乐福日货以及其他类似的冠以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运动一样,政府整体来说是一个理性的行为个体而民意在目前还是可操纵的,当政府意识到“度”的时候自然会遣散和打压这些运动为自己继续获利创造和改善环境,谷歌的退出是政府少有的依恃压人不成功的个例,如何要面子地让谷歌回归大陆,就好象北朝鲜如何在耀武扬威之后低声下气地向中国要援助一样,说到底政府关乎的第一个是面子,之后才是如何进行利益分配和准入条件。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 Leave a comment

扯蛋


好久没有写球评了,其实也就是好久没有扯蛋了,今天看了几个比赛片段,于是突发想法:   十佳球(2010-3-8) 国际妇女节这天,凯尔特人在面对没有了阿里纳斯没有了贾米森(还有谁我都不知道了)的奇才艰难地两分险胜 亮点在于KG一个内线错位被补防的路人一个大冒 亮点在与PP一个突破扣篮被中锋一个大冒 亮点……好了 这两个已经很亮了 我们都知道年华老去的道理 KG我一直以为是比较健康且知道保护自己的球员之一 但是依然没有扛过伤病的折磨 作为凯尔特人的内线防守核心以及第三得分手 他的状况一直是我所忧虑的 今天的比赛没有看 但是看到这两个镜头 有所感触 结合着今年东部的形势且凯尔特人在全明星赛后的补强(补进了Nate) 基本上今年的总冠军是没有指望了 而且季后赛第二轮能不能出线也是问题 以现在的排名 只要保持在第三名第四名基本上第一轮是稳过 第二轮就不好说了 东部四强只有凯尔特人的弱点相当明显——结构老化 老鹰、骑士和魔术无论是否进行了补强 起码其冲击力都是相当可观的 而凯尔特人可以说在面对着三支球队只能依靠着其标志性的稳定和经验 没有标准合格且可塑的内线人才甚至连替补都没有(一直以为他们会签下小斯做第一大前) 这个第二轮是最后的成绩……   Melo 卡梅隆安东尼 这孩子原本我一直不看好 一个是因为球队我不看好 掘金 一个这么土的名字nuggets,无论是叫金块还是叫掘金总有些暴发户或者土包子的味道 而且观其历史上能够被我这样的小白记住的也就是穆托姆博带领的黑八奇迹(96?vsSonics) 倒是当melo加盟之后 虽然他没有马上显露出非常成熟强势的表现(场外场内都是有问题的) 但是在近三年,可以说melo的表现越来越抢眼了 06年据某评论说是绝杀率最高的球员,某月甚至达到了70%的绝杀率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BA 2009-2010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