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0

杯具试验品(修改版)


唐.裴铏《传奇·聂隐娘》:“……至三更,瞑目未熟,果闻颈上铿然,声甚厉。隐娘自口中跃出,贺曰:‘仆射无患矣。此人如俊鹘,一搏不中,即翩然远逝,耻其不中,才未逾一更,已千里矣。’后视其玉,果有匕首划处,痕逾数分。”空空儿谋刘悟未果,然其技为后世相望百年,传至今,曰一剑封喉。 自NBA联盟成立以下,善此技者屡不胜数,其举手间定乾坤于心,逆势转瞬之间。以联盟意一剑封喉:正赛余八秒内一球制胜者。以此立名者无贵贱之分,列如科比、詹姆斯之帝者,亦如雷阿伦、阿里纳斯、比卢普斯之王侯,亦如费舍尔、霍里、芬利之塞卒,其求投者心定于内,技精于外。余与众好其逆势之力,而实言其利有三:其一,胜为首;其二,擅此技者立名于万世;其三,球队与联盟赢。 盟内诸强以胜论位称王,三十豪强分列东西二区,分以前八排位定季后赛序列,再耗尽十余场为夺分区头名,终以分区头名争盟主之位。循其赛制可见强度,而每胜负难见之间,以绝杀取胜实为毕其功于一击,不仅为胜更予对手以心理优势,众观盟内每入季后赛阶段,角力往往不单论其排兵布阵,究其交手历史,亦以籍此胜为人津津乐道,在实力相较外愈添看点。洋文clutch shoot即为制胜一击,与之一剑封喉殊途同归尔。 观联盟内,历不乏以此技立名传世者。有印第安那州步行者队雷杰米勒,以三分制胜见长,巅峰一役于公元1997年会战麦克乔丹之芝加哥公牛,时为季后赛第六场末三秒,步行者一分落后,米勒挣离乔丹防守,接球乃出,反败为胜;亦有洛杉矶湖人队德里克费舍尔,于末0.4秒三分灭马刺救主。前米勒为步行者肱骨之臣,末费氏实乃未名小卒屡易其主,然每云绝杀,世人皆褒之,庶子与名宿并提,乃实为立万世名之径。 美利坚以商立国,联盟入敷皆以盟内诸强战功而论。战功著则观者众而入丰,绝杀非仅取胜,世人皆好以一己之力挽狂澜于将逝,其技利球队及联盟相续不绝。 吾一介看客,原为其巧而好,然细究之,愈恶,较其利,弊显且重。其一,倚此为胜不为王者好;其二,较胜数,失为多;其三,去篮球运动之本意,挟团队以利己之功名。 盟内以胜场数王,余他荣耀皆浮名尔,且诸强鲜有以绝杀御天下者。以其一论之,赖以绝杀胜非王者。彼实力处联盟中流,熬斗数十分钟胜负难分,至末无胜算,则求于绝杀。盟立五十载有余,近二十年强如马刺湖人,无愿无须交其胜算于天意,是定胜负于前三节,因而时火箭重臣麦克格雷迪挽13分之差距于末节25秒内,以单薄之躯退马刺,时人有云:非马刺不力也,乃天意灭之。然如一所言,生机尚存而绝杀为尽人事尔,而试使胜败数并论,可知其率之渺,此其二;其三,篮球自其父史密斯君发明以来,衷通力协作,倡协力克敌。时有科比布莱恩特,恃才傲物,少时战四方豪杰,常于前三节怠慢无为,意落己队于下风,第四节始奋而追之,以绝杀胜,是为人所不齿。今勒布朗詹姆斯亦如此,然况异于前者,詹君常以绝杀制胜非其意为之,而实非不得已。率队征战五载有余,殊荣无数却未尝有冠军头衔,实队友孱弱不济,此为外话。 及此,余以绝杀乃三方效剂,然猛剂必有副效,然绝杀虽非奇技淫巧之流,历八十二场正赛间以此定胜负十之一二。放之,纵猛将骄奢之风,容武夫独勇之气,难为大业,教练应视队内排兵布阵对位补强为重,坚持平衡攻防,帅卒并举,乃不可倚其功名于一将,纵其毕一役于一击。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