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倒二十年之后


因为专业的关系 还是蛮关注东西阵营 冷战 威慑 民主 独裁之类的话题
但是失业好久了 也没有很刻意地关注时事了 只是不久前才听了一段JFK的Ich bin ein Berliner
恰好柏林墙倒了20年 最近内外媒铺天盖地地围绕着这个话题展开无数的讨论
突然想到了很多 随便记下 以后估计就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了
——————————————————————————————————
1989年对于Soviet bloc来说是个内外交困的一年 以大哥开头的欧洲阵营的瓦解导致了阵营主体的崩盘
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此年一过 原本红过四大洲的色块陡然变成了几个孤岛
柏林墙是个有标志意义的事物 对红色方阵来说 代表着一个反渗透反演变 以及purism 再加上老大哥的独断力的体现
对西方阵营来说 就是iron curtain 这个词很贴切 所以邱老爷子拿了诺贝尔文学奖(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是看出来功底还是很好的)
你怎么能把自己的人民enslaved呢?这是JFK等人万分不能接受的
东德能够让人记住的东西实在不多 除了柏林墙 就是Stasi 一个号称效率仅次于KGB的组织(见窃听风暴)
东西德统一 是一个伟大的里程碑 当然 从经济角度来说 不完全是 毕竟过去二十年 德国政府用于rebuild东德的费用超过了预期
而且直接导致了原西德的经济能力下降 民族统一的热潮一旦退去 什么问题都来了 比如歧视
东德的同志们说没有得到尊重 原体制内的下岗无数 救济金跟不上等等等的
西德的人们说 自己的生活水平下降了 社会治安不好了等等等等的
当时的德国总理Kohl告诉B.Clinton:我有些后悔了 是不是操之过急了
确实如此 然而也许这是唯一的办法 如同你在一个堰塞湖上开个口子 你如何去有序地放流?可以做到么 可以 很难
一堵墙 甚至连哨兵们都言行不一 那个官员拍脑袋的一句话:据我所知 即刻生效(东德人可以前往西德)
如同无数股洪流涌向这堵墙 而且已经不准备有加固措施了的墙 一夜之间或者几夜之间被吞噬是可以预见的
这样来说 实际上东德的诸位官僚们 我心已死 其行估计也善了——反正管不了了 自生自灭吧
成就的是Kohl一世美名 好在德意志民族的生产力实在bt 就算被拖了后腿 欧洲大陆上依然牛逼
——————————————————————————————————————————
柏林墙倒了后 就像一个巨石扔进死水 水波层叠地波开了
看看其他国家 保加利亚 立陶宛 拉脱维亚等等
最近民调告诉大家:我们还是希望苏联时代 稳定的就业社保 尽管有无尽的repression
尽管没有各种权利 但是我们吃得饱 有钱 偶尔去度度假都是可以的
现在真的只能想了 这些国家的经济基础远不如德国来的牛逼
而且各种资源主要依赖苏联 一旦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供给者 他们完全不知所措了
1989年的那批成年人 现在有15%的希望回到苏联时代
失业以及经济因素给人的压力远比苏联时期的精神压迫更为巨大
——————————————————————————————————————————
德国以及其他东欧国家现在基本上都是欧盟的成员了
上诉三个国家在欧盟中均为各项指数垫底
平均工资只有西欧邻居的80% 而养老之类的都是邻居们的零头
这样看到的一点是 政治版图的急速扩张必然带来了经济辐射能力的下降
一口气吃不下这一堆包袱 则可能拖了后腿
组织行为学当中有一个很经典的命题:多大的组织最有效(一个城市、国家、地区皆如是)
欧盟作为一个经济为主导的体系 一口气吃下了和自己原面积相当的坏账
明显消化不良 看上去好像民主+市场经济牛逼过了独裁和专制
结果实际来看 是一个lose-lose的结果
这样的扩张方式适用于北约 防务主导型的联盟 因为这里要考虑到的是地缘政治因素
而且 即使有搭便车的现象相对而言并无大碍
经济上 搭便车的现象会层出不穷 而且可能会便车一搭下去把原先合理的资源统统耗光
于是 整体经济下降就在所难免
—————————————————————————————————————————
美国佬 应该还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个体 在苏联人希望红旗插遍世界每个角落的时候
他们也认识到 自由女神的火炬得给所有黑暗角落的人们带去温暖
他们看重的是 体制 或者 表面 中层的事物 是不是多党 是不是市场经济 是不是人权好
然而对于东欧 步子太快了
原执政党的头头脑脑们没费多大功夫就摇身一变成了议会领袖和国家元首
而芸芸众生才开始庆祝自己有各种权利的时候 发现即使使用了这些权利并未让他们活得更好
—————————————————————————————————————————
不单单是欧盟消化不良 几乎所有的原社会主义转型国家都消化不良
自己原来的东西都没有清算好 摇身一变要开始和第二世界的国家接轨了
看看俄罗斯 看看斯洛伐克 看看波兰 看看这些国家们
事实上 他们的民主制度依然有问题 虽然他是民主 但是低效 政府缺乏执行力
公共资源在社会与政府的角力中耗失殆尽
威权历史的国家经历转型必然遇到这些问题 而且这些根结的问题不是脱衣服穿衣服就能够搞定的
这类国家一旦突然开放 无政府主义蔓延不尽 冷冻疗法导致俄罗斯几年社会动荡 至今都没有平息
普京以及后续者实际上做的还是回归传统 独断专权 这样比较符合民众的习惯
梅德韦杰夫是一个蹩脚的继任者 或者说是一个矛盾体
在普京公开认为斯大林时代值得怀念的时候 他反驳了
领导层对于过去的认识不一致必然会对于国家的走向产生影响
美国人和他的盟友要认识到 这一切都是后遗症 而且很难治愈
俄罗斯百足之虫 死而不僵 一旦回复元气 再把东欧置于自己的旗下还是有可能的
民主下 民间的影响力更为巨大 政府在亲西美 和 回到过去中摇摆不定 更是动荡不安的潜在因素
————————————————————————————————————————————
反观我们可爱的小伙伴小邻居小孙子 金正日治下的朝鲜更让我们头疼
一个冥顽不化的政权 堪称冷战的活化石 在柏林墙倒之后的二十年依然屹立
尽管为我们的东北安全稳定做出了突出贡献
然而我们如果无法使他改变 从内到外 我们要预见的是一个更加无法预见的半岛
无论他以什么形式统一 对于我们的冲击都是巨大而且悲观的
维持原状 直到老美从世界警察的位置上退下 才是最为稳妥的做法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记.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柏林墙倒二十年之后

  1. kingsley says:

    。。。。。。。。。。苏联东欧的人,对于政治和经济的展开认识很浅薄,无非是老大哥教育的那些,后来老大哥的体制不行了,就把看样子行的那套体制搬过来,“有了言论自由,就有了….., 然后就有了……..,然后大家就都过得很happy了!”听听,这套话和党中央的宣传听着多么的像啊。可是言论自由和日用品短缺有关系么?一定要整个体制搬过来才能解决问题?我可以庆幸的是,在无数年的蛮族统治和无谓的暴力革命后,以中国方式思考问题的精英,在中国依然没有绝迹。相较之下,苏共确实该亡,就算二战死伤无数,那么大的一个国家养那么点人,居然粮食短缺,我无法了解除了无能,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2. KAKA says:

    可以理解为他们过于严谨以至于到了抱残守缺的程度了 完全的一刀切 齐步走 使得最后面的变革成为了一场灾难过度地大国家主义使得卫星国失去了前哨和堡垒的作用本来应该是作为模板和表率的“形象工程”一塌糊涂这就是悲剧所在更加悲剧的是 回过头来 变革又太快了 所有人一夜之间加入了“民主阵营”权利不代表面包 然而变革的领袖们就这样说的 习惯性的思维告诉民众 这,是对的习惯性地没有自主思维 于是悲剧周而复始地上演可惜了JFK的“我是一个德国人”有生之年他如果看到这个 会不会面壁思过?

  3. kingsley says:

    这倒没什么问题,虽然说要标本兼治,但是这个民主套路至少治了标,解决了民众的吃饭问题。我烦的就是西方人无视本之所在,大唱赞歌的样子实在让我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