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生活


06年的片子 国内没有上映过 当年就看了一次

连记忆都模糊了 后来拿了一本隐面人的自传翻了翻

agent, secret police,national security,KGB,vaporize 等等貌似远离了这个时代很久

翻过那堵柏林墙 以为一切都烟消云散 再回首望去 恍若就在身边

昨天在办公室借着不知道多少带宽的网络下回来重新看了一遍

猛然发现简直就是1984的电影版 

一方面要感叹Orwell的先知先觉 未到过乌托邦却对"Big Brother"了如指掌

肃杀的城市 无所不在的telscreen 还有罪孽深重的thought crime

第三人称的叙事方式 每每经过某地 每每与某人擦肩 都让人觉得对方或者环境永远都是灰白色的

没有表情面容特征 只有那个贫民窟拐角的小破店 还有它的店主 再加上那盏昏黄色的小灯

让人觉得伦敦终日不见阳光的灰蒙蒙的石子路的尽头有些许温暖和慰籍

回头来看the lives of others 比较好的叫法是别人的生活

国内大多数翻成 窃听风暴 弄得好像敌特又来破坏XX和谐环境

简单的故事情节 特殊的时间背景 艺术家夫妇仅仅是那个时代万千生活在telscreen下的一个单位

Orwell用1984 告诉自己也告诉世人 乌托邦中被模具化的人身上依然留存着些许人性的温暖

别人的生活更多地反映了一个thought police的悲哀 空壳化的人性

魏斯曼只是当时300w secrect police中的一员 这一数字且不包括主动或者被动的告密者

魏斯曼每天恪尽职守的工作 是为了部门 而工作内容则是去监控别人 除此之外别无他事

这样来看 别人的生活恰如其名

然而 两者都相信并给受众传递一个信息

人性的光耀终会成为一个个小小的火焰

纵使在暮色沉沉 肃杀凝重的 乌托邦中

每一次小店似的火光似乎都慰藉着那余丝尚存却不时惊悚而脆弱的人性

当这些小小的火光遍及开来的时候

我们看到了柏林墙的倒下

再想到《再见,列宁》

那些辛勤劳作的人们在目睹了自己为之奋斗的理想

被推倒被抛弃之时 从惊恐无措到暴怒绝望再到后来的无奈和感伤

……

无奈 没有见证铁幕的倒下

只是希望有生之年能够走过柏林墙

那一面满是涂鸦而另一面威然挺立的墙

不知道戈尔巴乔夫先生怀揣着LV的限量版提包路过时做何种感谢

而我又会做何感想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记.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