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条旧闻说开去


好久没有关注新闻了 今天早晨看到一条旧文 一口咖啡直接喷在键盘上
说是北川要弄个地震纪念馆 寄托哀思云云 预算是23亿
工程造价预算这种东西我不懂 不瞎评论 就说这个纪念馆的价值
这个寄托哀思的形式
我去过几个纪念馆 一个卢沟桥的 一个南京大屠杀的
规模不小 气势甚足
一个是国难 一个是国耻 理当如是
换句话说 这个是给国际友人以及我们的后代好好地长记性
小日本怎么欺负我们的 到现在我对于小日本还是没有一点好感
当然 两分法告诉我们 小日本其实还是有些东西是蛮不错的
北川 也是一个国难的代名词吧
这次走了多少人 官方是8w 问题是掩埋的算成失踪的是不在8w之内的
我不随意估计 但是心头有个数字 10w
一场天灾带走这么多人 经济损失就更不要提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 北川的官员们弄了些车
灾后重建当然需要这些必要的交通工具 问题是丰田霸道的配置是不是有些失当?
只记得在5.12没多久之后 某个杂志开出了主题阅读“伟大的透明与一个国家的成人礼”
贯穿整个抗震救灾的话题莫过于“透明”二字
透明前面的定语实在是让中国的媒体们莫大的汗颜
记得Joseph Pulitzer曾经讲新闻媒体比作大海航行中船上的守望者
需要站在一个很高的桅杆上通知船长和船员们 前方可能的危险和情况
伟大的透明 褒奖之意溢于言表 潜台词又是什么?
国家的成人礼又是什么?
无论什么样的政府 都不希望被替换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 莫非王臣
这样的观念依然很深 如果人们默认这个观念
那么交换的条件就是你要逐渐地开始习惯于被批评和质疑
现如今的地震博物馆所获得的质疑声之重之众
远甚当时的三峡工程
也许他们最后都成了 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的XX奇迹
但我依然认为决策过程中的这些杂音是好事
信息的不对称性正在被新形式的传播方式和庞大的信息量所抵消
本该永远地躺在发黄的档案袋里的数字和表格见到了太阳
没人希望自己所在的环境动荡不安 不是谁都愿意去做乱世枭雄
这个性价比太低了
Zbigniew Brzezinski 在《大棋局》中提到过
如果要让我们的社会重新回到四十年前是不现实的
这意味着二十年高速发展的成果都要被否认
谁敢去否认总设计师的蓝图?
this is a one-way road 有岔路 但是没有回头路
被质疑和批评甚至被抨击都是有利无害的 当然这个和出发点有关系
但是千万不要等到YJ拿把刀去1v6的时候才知道制服和身份不是金钟罩和铁布衫
才知道本来可以有另外一种方式……
回到博物馆 23亿不是小数目 在哀悼日那天我也落下了泪水
千万莫把这些泪水转化成怨愤和怒气
好好地告诉大家怎么花这笔钱 而非因为温说了句:老城可以建立博物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记.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从一条旧闻说开去

  1. kingsley says:

    我觉得吧,基本上是扩大内需,增加就业和政府官员从中渔利各拿走一半好处。政府屡试不爽的一招就是多上几个工程,以旧换新一下。

  2. KAKA says:

    这个可以接受 问题是工程过程中的各种遗留 越积越多 不好说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