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8

Dying Man


That is the worst news i ever heard, my tutor told me to hand in his manuscripts before Nov. 30, it must be a disaster and a man-made one by myself. I know i spend too much of my spa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What a big trouble


i was in LB and waiting to get off the work at 17:00, then my MB rang and thats my tutor’s call. I was in trouble, months ago, my tutor told me to help him in writing a book. i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志 | 1 Comment

Job Hunter?


Today, i went to be together with some friends sharing job-hunting experience. Group dissusion in my perspective is a good way to share sth important with ur fellows. One called Jason now is holding an MT intern in BOSCH and stil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志 | 1 Comment

Be Busy


Once i was in Xinmin, i was willing to be busy as other interns, some of them in Entertainment Section were very busy,or some in Social News Section were also occupied by their work, me, unlike any of them, i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Internship Diary in Leo Burnett


Months ago, i did the internship in Xinmin Net, in which i thought too boring to stay; i wanna open environment in office and free talks with some else, so i quit it. The last time in my office, i don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Daily things without news


I dont know why I wanna to write diary in Eng, maybe its a fashion, or maybe i just thought like: called as Eng-major, but I cant even spell the "Toyko" correctly,so more practice more improvement or maybe some of my friend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志 | 3 Comments

随口说说台湾的民主


也是很久没有关注台湾了,自从马英九上台之后仿佛整个中国的腹肌一下子变成了赘肉,若不是张铭清被“暴徒”围攻,被推倒在地,专车被人踩在脚下,也许我们都会被马英九那俊秀的外表所蒙蔽台湾岛内政治的迷雾,小马的当选绝对不是所谓亲大陆的台湾人的胜利,而是中立的理智的胜利——民进党的狂躁和台湾民众对于大陆的不安全感让大部分台湾人选择了理智谦逊的小马——无论他是否亲大陆,起码我们从小马身上看到久违的领导人所需要的谦和和稳重,一个无论是民主还是威权政体下领导人都需要具备的外表,这个大概也是台湾人的选择——从1996年同仇敌忾地对待大陆的导弹试射而转向阿扁,那个冲动的选择以及国民党百年老店所必须经历的跟头,都让阿扁在过去跨世纪地把握着台湾政治的权柄。身为大陆的人,一遍遍地看着台湾民调的灰色结果,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把自己当作365W平方公里的一员感到自豪和骄傲,好在没有把自己的时间耗在铁X论坛之类的地方,试着设身处地地去考虑台湾的处境才大概有了一个概念——一、弟弟夜不归宿需要哥哥恐吓着我么?二、为什么一个漂亮的MM要去攀一个曾经抛弃过她现在虽然有钱但是老迈的男人?比喻当然不可能完全地恰如其分,只是在某个角度上可以看出来问题的端倪。   这次陈云林先生被困在宾馆里愣是要数百的警员环卫着守夜,自己愚见,不是丢脸的事,如天涯某人所言:官僚需要感受一下民主……这里说到了民主,台湾的民主是不是民主,是不是曾经十多年前让无数人上街摇旗呐喊呼唤着的democracy,还是我的愚见,确是如此,诸位看到的就是台湾的民主,不过就如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类似,它是台湾的草根民主(grassroot democracy),民主有参考没有标准,而且绝对没有完成时态——奥巴马开创了历史,这个从民主成熟性的角度来说算不算是一种突破,又是一种补充?所以回头看台湾,我们发现美国民主白纸黑字写的东西,台湾大致都有,而且我们都知道每次领导人出访,莫不例外地在美国欧洲都遭遇过民运的示威游行等等,甚至在胡访美的时候还有民运分子冲入现场对胡示威——不知道是布什有意为之还是安保问题,总之都没有掀起太多的波澜,一方面别人还是很给中国面子的,另一方面,所谓双边互利,就是大家在这两三天的会谈中都爽歪歪,所以以一国之力对待这些抗议实在不值一提,多加几层警卫多开几个安全出口就过去了……但是,为什么在台湾,它的一切最近如此吸引眼球?我想除了是我们善意地接触却遭遇了鸡蛋和西红柿之外,还有着就是始料不及地发现原来小马也不是那么能“干事”——及时地平息这些“事端”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看来是反掌之举,但是当我们发现警卫的数量还不及民众多的时候,我们的内心有没有一种不安?就如同我们的陈云林和张铭清先生突然陷入到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中而发现周遭的群众不是拿着鲜花和美酒而是鸡蛋和石头的时候,无论谁,都会感到不安,这是一个完全异于我们所熟悉的世界的环境,不同的体制在这里的差异就如同是隔世一般。当我们看到这些人脸上的神情可以完全地表达出他的观点的时候,我们一下子都不习惯了,这个世界是如此地真实以至于对部分的大陆人来说不真实了……   台湾的民主亏得蒋经国先生,从威权到民主距离很遥远其实也很接近,领导人的意识常常是最后一把推手。台湾的民主形式是可以改进的,但是不容怀疑,他确实是一个民主的例子,是不是范例当然很多人都不认可,产生这样的原因有很多因素在这里是无法三言两语说清楚的。在天涯上看到了“11.7,这样的民主不要也罢”的留言,我且不认为这样的民主是大家所讨论的民主,仅仅是一个状态——理论到实践都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我不赞同的完全地排斥民主,因为看到了台湾,就说民主在台湾都这样了,在大陆不是完了……这里可能要说到民主施行的条件,我见识不多,只是尽力罗列一些,大家讨论而已,没有任何地反X和反X的意图,大家都对于台湾这样的绿营暴民还能够安稳地走过市井不必害怕城管表示惊讶,我第一个提到的是经济的因素,经济条件的改善有利于提高大众的民主意识,大致就是如果饭吃不饱怎么会想去为人民服务……怎么会想我如何去行使我的权利……第二个是而是历史的原因,中国辉煌的历史留下的却是一个专制的土壤和文化,人治的影子、权术的研读在中国现在社会生活中屡见不鲜,诸多历史剧在宣扬着太平盛世的同时无不在告诉我们,体制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位者的素质,有些貌似柏拉图在理想国所言的“哲学王”的统治思想。前者是基础,后者是先天不足使然。至于有人会问中国是否需要西方那样的民主,我不能说不要也不赞同全盘地西化,民主如我之前所言,只有参考,没有完本,有很多改进和提高的地方,台湾的民主我们周遭的人都说台湾自由太夸张了,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那样的环境,我们的环境是不断地自进(主动抑或是被动),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许多人一方面说着民主的各种好处,拿着美国作为参照;另一方面,当看到台湾的民主时候又嗤之以鼻——暴民出没的地方,这个应该是长久以来美国民主宣传的成功之处吧……但这样也足以让许多人蒙蔽双眼——除了美国的民主就不是民主,或者除了美国的民主就不是成功的民主……   拉大范围看的话,民主只是许多历史典籍中不断高度抽象出来的一个政治名词,如何去解释,如何去实现都还是要看现实的情况,台湾的民主我认为是一种,依然有改进的余地,当我们发现太平洋对岸的奴隶翻身做主人的时候,我还是不得不说:真的没有料到……it’s a change time  

Posted in 随记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