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8

实习 寝室 暑假 书稿


其实这个都是在同一个时间段里面发生的,对的,就是暑假里在寝室一边实习一边忙乎着老师的书稿。书稿的第一部分被老师枪毙了,要求返工,电话那头完全没有那天台球馆里面那么谦和可人,虽然我装孙子的功夫还是不错的,但是依然被老师法眼看出来了,本来想对付着过了,没想到一个错误的口气招来了更严厉的评判……罢了,八月中旬交稿,时间肯定是来不及的了,能弄多少弄多少,将近1G的文本资料 打开那个文件夹如同打开潘朵拉同学的化妆盒……丫的,密密麻麻地英文字母 >_< 我还年轻,不想这样……   短信突然响起,鸡腿的:“回来打球,人都死光了……”一阵寒心,传说中的XX地区BIG4就这样子了,海龟的辅导员应该是做得风生水起的,居然手机都会被学生偷掉……魏植Q同学据说土木毕业之后在县里面做包工头也是一个promising的职业起点——去汶川建学校……伪任贤齐同学在厦门和漳州鬼混,一直没有联系到……就剩鸡腿一个人孤零零地带着一般小屁孩玩3v3……貌似替补的佩顿同学还在家乡做焊工……自己打算七月底回去一次,看看这些傻X们是否安好,挺惦记的   29日上午奇迹般地7点半起床去浦东机场接人——宝宝,国外几年一直都没有什么很明显的变化,除了谈了个女朋友,照片看上去比较像是走母性路线的,恩……   27日的晚上是一个诡异的夜晚,A君给我电话问我学习生活情况,言B君推荐我做XX实习,两君我都不曾谋面,30日到公司一看,蛮有那么一回事的,虽然问到最后都不知道B君是谁,但是也感谢了,给我一份这样尴尬的机会。为了表示对苍天的谢意,今天马上为帮一个朋友推荐去做德语口译,也算是还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情,自己心里过得去就好了。   寝室一直是原先我设想的样子,窄窄的过道,高高的架子床,小小的冬天有阳光可以晒被子的阳台,翠绿的窗外景色,宽大的电脑桌和衣柜,单身过日子就这样我其实很满足了,最主要是有三层无比大的书架供我放书伪装学术青年——这个很重要。慢慢地在地铁上耗着又把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啃完了,说不出的感觉,觉得就自己的程度发表啥评论都是给这本据说是中国社会学开山之作降低档次,于是就不打算说什么了,倒是觉得自己总是在跟着别人看东西——依靠着老师、同学、朋友的推荐来选择书,以后得多挖掘一二,不求程度深浅,但求看完有点收获~   想到期末的论文头又一次无比地大起来了。想请老师代劳一下思路和资料被老师拍回来了,说:“无论XXX都需要XXX(各种深刻生动活泼感人的形容词)的书籍阅读面”,看了就烦——明明知道这个时候是人留在这里熬着这样的天气都是有实习的,无奈一个,实力不济哦~~~   实习的单位电脑居然给我分配一台MS Windows 98的,如果哪天Mr.Gates来这里他会感动不已的,因为这个98居然是正版的 -。-||| 我直接找Forrina罢工,后者无奈地接受了,说是可以在寝室做SOHO……可惜我是伪的……因为没有进账(实习不给钱)   差不多了,明天要陪fish去买手机……真想不通原先那种开机会死机的Anycall居然有人偷……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