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6

言.论


努力和结果它们之间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四年前我完全不认为努力是结果的充分必要条件四年后我不完全认为努力是结果的充分必要条件这是时间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 极端我是有极端倾向的 且对其持赞赏态度的 当然不为人所知罢了年轻是一定会犯错误并且一定要犯错误的极端只是其中的一种89年的****风波是学生群体极端意识的体现 直接导致了当年的毕业生国家完全不包分配而且统统下放农村 在邓老提倡尊重知识分子的年代这样的做法所产生的结果是很惨痛的 当然 那些被抓的被毙的更惨这样做不只是为了图一时的轻松快活和抒发叛逆的思想它所探究的应该是一个社会、集体、社团以及他人的底线、标准、规则诸如此类的东西经历之后 长大的学生知道了什么是该做的该说的该付于行动的……他们的成熟远比之后的几届来得快他们的思想远比前几届开放经历了之后 那届毕业生后来都成为了新时期的栋梁 这是后话年轻是资本 犯错误没有什么好怕的 审视许久后翻倍赚回来年轻不是赌本 疯狂和极端以及冲动都不应该是日后蹲监狱的理由 责任人人都知道得为自己负责但是更多的都是后知后觉 没有多少人真正能在捅了娄子后自愿出来承担为什么 因为缺乏预见 人是很短视的动物 二十多岁的人更是如此能够承担的责任以事态最坏发展结果作为底限 开始的时候考量自己是否可以接受最坏的结果 不能就放弃 国际关系上在研究冷战之所以没有演变为核大战原因的时候 有一点惊人的一致:对峙双方都认为没有什么集团的目的需要以人类完全的毁灭为代价自身的发展规划也是这样 责任是有限的 不要无限地去承担以为自己可以Tackle的事情事态的变化远比人想的来得快 先前的短视导致自己无法承担最后的结果 于是人很难在最后的关头为自己的作为负责 其原因就在这里 目标“虽然那目标依旧遥不可及,我也没奢望会得到,或许我根本就没资格”蛮不喜欢这句话的…… 目标不是最终的如果你读了四年的大学行将毕业的时候居然在谈目标是遥不可及的 是奢望的 是没有资格的 这是你的悲哀 是大学教育的悲哀-.-||教育是为人提供一条人人能通过其完善自我提高自我的路 是路是途径是方法是工具而不是目的!所谓评价标准——高考是评价标准吗?多少人为了出题为了做题为了猜题为了……结果高考还是被口诛笔伐了这么多年~不是?很好 那么TEM—4更没有资格这样说  所以对于大学 没有什么可以真正考量你能力的标准 你真的要说那些考试有用 那是参考……参考的结果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北京7月27日


7月27日阴 好吧……又是阴天,你大爷的!昨天特别冷,你不信?18到21度,这是北京夏天的温度……于是决定去白石桥那看看随便买件衣服再解决午饭。 嘉的朋友早早就敲门了,但是很可惜的是力度不够,9:30我才醒,很开心,昨天晚上没有被“硬件超人”(电脑硬件很厉害的人)的呼噜声吵醒……匆忙洗漱后就上路了,首师大等了201去人大,一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结果才知道……人大有四个门,N个叫人大的站……我下了车,很茫然的四顾张望,结果除了几个问要不要办证的人以外没有什么收获……还把一座特雄伟的楼看成是人大的文化交流大厦(估计要被人大的人打了……)拐进一个自以为是人大家属区的小院子,发现了“理工青年公寓”的字样,急忙退出后更加茫然的寻找……终于!!我发现了一个治安执勤岗,打听了位置之后才知道要过天桥直走数百米再往右拐~顺着指引,找到了人大后再转个***路车到了白石桥,就是有Carrefour的有“上品折扣”折扣店的地方,浪费了很多时间买了件衬衫和一碗凉皮后就往北交去了……一点都没有考虑那饭怎么吃……因为中心商业区浓厚的购物氛围实在不适合我这样的无产阶级…… 交大的天佑会堂十二点半才开,我等了快半个小时,就看见里面几个PLMM在很开心的聊天,我和几个男生被一个七老八十的老伯伯挡在门外……时间到了!!进门——放下书包占个位置——掏出书本帮死党占个位置——掏出凉皮准备进餐——迅速向门外走去——找到天台——然后选择一个没有筷子和调羹的方式吃凉皮……55555555555555555实在无语还好没有人看到,不然可丢脸死了。回头和那个我边上的人大MM一讲起,她就责无旁贷的传播开了……一整下午我耳朵边都没有消停过!! 晚上的课程哲学是相当无比超级难以超越的枯燥……无法形容的……我后排一个极其可爱漂亮的姐姐……睡着了,嘿嘿,可以慢慢看了,不过要回头很讨厌,于是要分阶段得看,分时段得看……看得入神了……下课了……好方法,明天继续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北京7月26日


7月26日阴 还是一个没有太阳没有下雨的早晨,很郁闷,从我来到这里之后就没有看到过太阳。本打算去中央民族大学看看去的,后来忧郁的天气令我心烦不少,还是没有成行。今天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安排的,除了下午和晚上的课,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出去的理由……于是和嘉一起呆到11点多才匆匆登上开往北交大的公车。 真没什么收获,除了课间休息去交大*门外买了一包烟,尝试了下北方的“红塔山”——8块一包,据我的估计这应该是北京的大众烟,所以做个初步的尝试,结果很明显——我不是很适应,很重的很厚的很硬,有点像假烟……不过了胜有无啦,没有蓝狮或者红狼之类的,居然看到了白七,那个汗的……虽然是南方人,但还是坚决买了一包红塔山——抽烟3年对白七还是相当不习惯的…… 晚上的课还是那样,我和旁边人大的MM聊天甚欢,聊天聊到考研之类的问题,于是收获了许多闻所未闻的东东,什么研究生有派阿,什么学校有太子党阿,什么什么黑幕阿……一头冷汗……那招生简章上面的“以公平公正的原则录取一切符合条件的考生”?很害怕了,果然是天子脚下,果然是城市大什么人什么事都有…… 下课出来有点无语,一个晚上的课没有听多少,倒是洗了一次脑……不知道怎么形容了,今天晚上又是一夜无眠了,哎!!

Posted in 走走停停 | Leave a comment

北京7月25日


7月25日多云 交大的地方实在不适合我这样的人,早晨起床很郁闷,外面太阳照着我,对面宿舍看着我,一点隐私都没有了……更无语的是,我来从家里出来以后就没有洗澡过了!!!今天一定要所改变了…… 起床后就是摆弄了下饭桶的电脑,然后就吃了下早饭然后就去吃午饭了-_#!! 政经是个比较重要的内容,可是好像老师不是像昨天那样激情四射的,挺中规中矩的,不过还好,没有什么照本宣科的嫌疑,可以接受的了,但是晚上的哲学完全可以用灾难形容!!照本宣科好像我们大一在上政治思想课!没有什么好讲的,回去就是搬宿舍,搬到首师大了,死党的地方,什么都方便许多,特别是上网,起码不要玩1.5的CS……其实饭桶蛮热心的,不过北交大实在不适合我这样的人住,也许你会说人要适应环境,本来就8天的课程,不好好休息怎么上课!?好吧,这个问题是我妈妈提的,然后后面是我的回复,安静了许久…… 嘿嘿~~ 晚上很开心的冲了回冷水,哇,世界真美好阿!!其实发现人的需求真的很少,特别是在困境的时候,基本需要被满足了以后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可是死党把网络开了……好吧,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才想到美好的环境就发现,死党的电脑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操作系统是我没有见过的——没有桌面,没有Q游戏,上不了Q-Zone也没有什么CS,另外最重要的是还不能装这些玩意!我日阿~! 好吧,就对着这样相当不人性化的玩意对了半个晚上然后就很开心得睡觉去了,为什么?因为洗澡了~~嘻嘻~!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7月24日 人大


7月24日多云 今天多云了诶,明天说不定可以看见亲切的太阳!很高兴!于是今天就是去人大看看。 车坐了半个小时,庆幸没有堵车之类的…… 到了门口,接站的人还没有来,我就一个人自己往里面走,不久后就遇到了那女的。随便逛逛,人大不大,就是建筑和北大一样——高大全,甚至更厉害,明德楼那个大的,文化交流大厦那个高的,反正是CCP的党资,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建房子。世纪馆是新的体育馆,还有个游泳馆,不过800亩的人大校园也不全是人大的——一部分被二炮的家属区占了2/3,这可是那女的说的,我觉得还好了,倒是真没有北大那样的气氛。具体是什么吧?不知道,说不清楚,反正没有什么感觉,逛了良久,肚子叫了,这才是关键! 中午在东门对面的小巷子吃韩国料理……石锅拌饭和像寿司一样的菜,还有很香很香的大麦茶……很赞的。其实最大的发现是,她居然会抽烟了……无语……烟雾环绕之中,看不出是以前的她了,不是她变了,是我吧,我自我安慰着……时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原先的一切真的随风逝去了吧…… 送我上车后,那淡淡的笑……一如从前 第一次听课真的蛮新鲜的,果然是人大的教授会侃,时不时涌起的笑声是对课程最好的褒奖吧。不过实在是时间太短了,一个下午和晚上就把当代政治和经济弄完了,实在是没有听过瘾,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大师或者专家级的人物,如果是的话,那真的蛮赞的,不是的话,恩,蛮有潜力的……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北京7月29日


7月29日阴转阵雨 起床的时间是十点整,人从上铺连滚带爬得下来为了是那个该死的手机别再叫唤~ 摆弄了一小伙电脑后北师大的朋友短信来了,才想起来今天早上还要继续“北京高校之旅”……于是很开心得出了门等车。北京的公交车和福州的基本上在“魔鬼定律”上是一样的——你等什么车就不来什么车!!一个车站5、6路的车,十几分钟等过来什么车都过了有些车过了两遍不止就是看不到你要的车……就这样在花园村等了半个小时才遇到传说中的849……车一路颠着往铁狮子坟方向去了。 路上没有什么可以说道的,倒是在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很意外的又发现了两所牛逼的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和中央财经大学……看来**之旅又有新内容了…… 在大学中闲逛的过程实在不想多侃……倒是那个长得和埃及古墓法老陵寝一样的浩大磅礴的图书馆给人的感觉是在诡异!据朋友说那是因为风水学里面学校阴气重,弄个古墓来镇邪(古墓不是很邪气一路货色吗?真不知道风水学是怎么讲的)…… 吃饭的内容是值得称道的……泡椒鸡爪、豆腐鸡肉和蟹黄土豆泥都是蛮特色的菜而且很好吃看来朋友挑了半个多钟头的菜谱也是蛮值得的,嘿嘿~ 下午实在是噩梦~!!我自己闲了无聊要她带我去哪里逛逛,于是她提议去后海(一个不为一般人所知道的地方),然后真的去了……我觉得我走了不止一次的5000M而是很多很多次的……到了那里就知道那有个和三明的超级农贸市场彼此彼此的地方,北京不经过打理的胡同和南方的巷子没有什么差别,就是那里人说的不是福州话或者闽南语。见识到了后海还有前海还有传说中的恭亲王府(现在的国家宗教事务局)、摄政王府和宋庆龄同志的故居,当然碍于钱包,我们都没有进去就是匆匆一瞥,再往后走就是灾难了……对我的脚来说那可是不堪重负~~转了无数的弯和角找到了一个“一年前还在的豆汁店”(凸-_-凸!!),很显然,现在已经是城市改造的一部分了…… 实在不行了于是打的送朋友回北师大,自己想再去中央财经大学逛逛,很不幸,我无敌的方位感带我走回了北交大,然后就是晚上的毛概课。 晚上的课挺不错的,老师好,同学配合,不过还是因为太累了睡了40多分钟,看来这次北京之旅的目的还是要清晰明确的——没有必要不要去到处乱逛~还差点迷路了,设想,如果那时真的逛到中财经,那怎么回来?? 好了,明天去买火车票了,应该是到说GB的时候了……虽然时间在5天以后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7月28日


7月28日阴 清晨的雾让窗外的事物一片迷茫……醒来后没有什么事情做,好几天没有吃早餐了,差今天也没有什么了。打开电脑,弄弄死党推荐的新的操作系统——SuSE Linux,这个是什么呢?就是四个字:操作系统!没有见过吧?这个名字都是我朋友帮我打上去的,什么用呢?具体的说就是一个可以满足不同客户需求的操作系统——从美国战斗机的操作系统到GOOGLE等大公司的网络服务器上都是它的,从航空管制的大型系统到PDA(个人数据助理),都是它的用武之地……我很新奇,因为能在有生之年见识到除了M$Windows外的第二种精彩 ^_^ 中午时分才赶到交大的学生第一餐厅,于是只有一些残羹冷炙了,我好不容易弄到碗牛肉面,确切说是牛肉渣面……死党更苦,连面都没有,挤了半天才弄到些冷菜,就着饭吃了吧……本来想中午饭把早饭都吃回来,很明显,意图落空了…… 下午的政治经济学到了结尾的时段,那个“著名的人民大学”的老师还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调动起我的学习兴致……一般一般吧,应该来说学的还是蛮充实的……虽然我从价值开始就郁闷了,到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开始看报纸再到剩余价值开始看《小波十讲》(一本物理专业的书)最后在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体制才回过头来。下午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最后的经济全球化都听的蛮认真的,希望就是考这些东东……挺高兴的是,关于资本主义注定**的内容被C了,如果不是这样,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晚上的哲学我选择了逃课,虽然损失的是自己的货币……但是觉得值得,毕竟被摧残的远远不止我的大脑还有我的心……那不是一般的无聊和枯燥,于是我这样醉心于政治的人才决定放弃。晚上去找了我传说中的大舅,那可牛B——清华的本北大的研,整一个不修边幅的**学家的风范(因为实在不知道是什么工作的,于是无法定义什么学家)。过程是艰辛的,北京的地铁和我估计的远远不同,五年前,北京地铁人口密度接近沙丁鱼罐头,现在是……沙丁鱼罐头的密度接近它……晚饭聊了些未来的设想,无非是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找个有前途的朋友(不是情侣啊),开公司的,作个司机,又实在又稳当,其实应该再找个洗车的,这样我开车,他洗车,多有前途! 在京时间无多,明天继续我的北京名校之旅,下一站:北京师范大学接站:荷包蛋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