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留恋 何不前行


周六review之后总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弥漫在脑子里,随着越来越多地接触另外另外两个老板,觉得有点来者不善的感觉,而且今天大老板和自己说要我带Barcardi的项目,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前后走了三四个mgr,还让自己手下的成员去开会,总感到不是滋味。

基本已经想到是年后要离职了,开始找下家,想到下周末和下个月又要去外拍就感到浑身的难受,还有每两周一次的例会,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要怎么说,老是同样的人和事,现在基本上的事都不太主动参与了,也许是因为老油条了,也许是因为真的激励机制有问题?安瑞索斯税前6000还有四金和15薪以及烂七八糟的福利看上去相当吸引人,但最终还是放弃,说到底还是所谓的团队吸引力,问题是什么是团队?或者说吸引力?不知道,难道两次分享和培训就是了?这次在培训上表现地一无是处,其实回想起来还好,自己不是最差的,最好的毕竟多了好几年工作经验,而且和自己不是一路的,无所谓优劣,当然老板不这样看。

扭头在公司里看一圈,和自己差不多入职时间的都走了,还剩的屈指算来不过3个,真的是留下来的都是精英?或者其实只是因为人力成本太低无所谓人才的流失?反正走的人不乏去一些好地方的,mindshare有之,BBH有之,还有猫扑等等,我也应该去想想以后,毕竟把自己的前途寄托在某个人或者某个集体上是完全不靠谱的,没人会帮着你去想你的未来。

另外一点就是如果我不喜欢谁,那么我就不喜欢,我无法让自己伪装成和某人非常亲密贴合然后做出种种示好的举动,这不是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如果有人不喜欢我却要我接下一个让人不爽的事,那我就说sorry, I can’t. 你可以很堂皇地说:客户永远是对的,这是你的哲学,你的处世之道,但是我觉得不是,你能屈能伸人五人六说明你很厉害,也许我还没那么厉害,但是我肯定不会这样去完成转变。不同的人总是有不同的方式,愈发觉得看着某人的面孔觉得悲催和不舒服。

说到下家,应该就是些4A了,要想怎么去交接一些工作和安排面试也是个非常棘手的事,是年前在提薪前就说还是等到提薪之后?如果是后者的话,离职的时间差不多就在3月份之后,作为我入职两周年的纪念,说实话,没有多少人等到这个时间就匆匆离去。简历和电话已经开始打起来了,更新linkedIn的profile和其他各大网站的简历还有浏览求职信息,在挨个地电邮过去,还基本得是英文的。自己想想,现在再不走也许就错过了,好的agency基本上也在找local的团队leader来完善自己的EPR团队,找个熟手即可,国内做这行的人多如过江之鲫,随便一个工作室的都是做外包和媒介的,因此逮着这个时间就走,之前DDB Trial还和我电话,回头问问人家还有headcounter没有。

基本上就是这样,我一直和自己说,不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不说自己不喜欢的话,不去认识不喜欢的人,follow your heart是我的想法,当我觉得……我就……,毕竟没有所谓的唯一选项,就这样吧。

工作期间一直都没有写文字,码一篇文字放上来,也算是更新一下长草这么久的blo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Steve Jobs…


不想写什么长篇大论,不知道此人的生活和工作如何让人八卦不休,单凭Stanford Commencement Speech就让我有点醍醐灌顶的感受,贴出一部分,想着某年在福州大利嘉城看到iMac一体机的时候无比惊叹其外观设计,到入手itouch才发现这是个多么牛逼的玩意,和Jack,Piemeng聊到Apple的设计过人之处确实有着超前的思维,比如移动设备从来都没有替换电池一说 -。-||| 再比如macbook的磁性电源接口,确实都是出人意料但是又非常精妙的细节设计,由此可见产品设计的不同寻常。

说什么都是枉然,大神已去,自己的生活也确实没有因为他的产品而改变良多,只是让自己开了眼界,见识到了除了NOKIA,HTC之外的美丽,确实是一种美丽……

斯坦福的演讲无外乎被提上了励志的标签,其实更多的是一种人生的态度……

“……
This was the closest I’ve been to facing death, and I hope it’s the closest I get for a few more decades. Having lived through it, I can now say this to you with a bit more certainty than when death was a useful but purely intellectual concept. No one wants to die, even people who want to go to Heaven don’t want to die to get there, and yet, death is the destination we all share. No one has ever escaped it. And that is as it should be, because death is very likely the single best invention of life. It’s life’s change agent; it clears out the old to make way for the new. right now, the new is you. But someday, not too long from now, you will gradually become the old and be cleared away. Sorry to be so dramatic, but it’s quite true. Your time is limited, so don’t waste it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Don’t be trapped by dogma, which is living with the results of other people’s thinking. 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 opinions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 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When I was young, there was an amazing publication called The Whole Earth Catalogue, which was one of the bibles of my generation. It was created by a fellow named Stuart Brand not far from here in Menlo Park, and he brought it to life with his poetic touch. This was in the late Sixties, before personal computers and desktop publishing, so it was all made with typewriters, scissors, and Polaroid cameras. it was sort of like Google in paperback form thirty-five years before Google came along. I was idealistic, overflowing with neat tools and great notions. Stuart and his team put out several issues of the The Whole Earth Catalogue, and then when it had run its course, they put out a final issue. It was the mid-Seventies and I was your age. On the back cover of their final issue was a photograph of an early morning country road, the kind you might find yourself hitchhiking on if you were so adventurous. Beneath were the words,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It was their farewell message as they signed off.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And I have always wished that for myself, and now, as you graduate to begin anew, I wish that for you.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Ideas


做这个工作也算是有点时间了,不长也不算太短,1年多而已,从最初觉得什么都值得分享到现在有点闭门造车,似乎不是应该的想法,毕竟知识经验都不存在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拿出来分享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起码对我来说,现在的条件下即时真的有闷声发大财的想法或者经验也估计很容易就被山寨所淹没,反而拿出来分享更容易去完善和改进,看《社交网络》的时候觉得也就是那48天的时间,facebook替代了UConnect进而成为了虚拟世界的第一大国,社交网络皆由此而起。

公司说的是做内容,但是内容和创意往往被客户13点的脑袋所强奸,于是其实做到底还是媒介,毕竟内容是通过媒体平台去传播的,于是说到底就成了媒介的事情了。这个事其实是一件悲剧,但是一直都有在讨论的就是内容与媒介的关系,究竟谁成就了谁。好的案例,大多数都是依靠媒介支持而提高曝光度终于在某一天越过了关注的临界点,出现了爆发性的增长,然而很多这样的内容实际上却少有真实的“目标用户”对其感兴趣,只是看到然后“哦”罢了。

真的去定义一个病毒式的内容是很难的事,比较好的案例很多,但是很难说是内容还是媒介起到了更重要的作用,比如Toyota IQ Font,这个视频的广泛传播牛逼在于它定义了一个字体——IQ Font,而且可以通过这个来表达一种个性,也就是说这样的视频或者事件的前提是受众在收到信息之后是有机会或者有意愿去尝试(与视频的内容)进行互动的,若非如此,相信这个视频也就是停留在数额虚高的点击量和转载量上;还有一个比较不错的就是LUCKY UNIQLO LINE同样是需要进行互动并以奖励进行激励的活动,这样来说其实奖励的本质不在于说能够个消费者多少钱或者物,而在于说消费者本身可以从中获得什么(实物-钱折扣、个性的表达等等),当然也可以说只是饱饱眼瘾,比如说一个比较Geek的视频让大家都知道某个技术宅有多牛,而品牌或者产品带入其中,本身对于品牌来说没有任何的表述点,但是就是为了提高品牌的曝光度,这样的内容算什么呢?毕竟agency可以从任何一个角度去解读这个创意,可以把作品本身的benefits和品牌挂上钩,最后就是一个所谓的皆大欢喜。

写不下去了,先搁着发了。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给努力Mark一记——写给W


这片自留地已经是没有人看了,也就放心不少,转眼快到年底,又是一年将至,提早给自己一年的努力做次review吧。

进入这行的时候,自己已然算是年纪偏大的,想到Shadow,83年的孩子比我大一岁,那天见面面庞上的纹路让我有些诧异,人已居高位挂着带D的title在胡吃海喝四方,突然想到自己,其实说30岁是个槛并不是昏话,在如此物质化的时代虽然自己不是那么物质但是无奈都需要以物质示人,变得有些疲惫。好在遇到了一个比较通情达理的boss以及一帮子给力的teammates,大错小错不多但是也不断,project management毕竟还是个和时间磨与蹭的过程。小的地方有小的好处,经历不算广,我求深,若要入,请深入,真是和我相当match。

和SB独蛇聊天往往都能静心反思,体制内外还是区别蛮大的,国有四大行之一的地方有着老子的光环其实说到底还是有些事提早地体验到了,应该是好事,就如景祥当时说的,我有资源我不用,还非得从头白手起家?我的感觉倒是,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比什么都好,毕竟工作要跟随你的是后面三四十年的时间,而且毕竟自己年纪不小了,除了有点成绩了不然也不愿意再换行业了,关键是自己也蛮喜欢这类型工作的,除了和女友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其余还好。

自己的想法,和一位神人聊过,要么就是在现在的公司做下去也许有一定概率能够做到合伙人,这也是我的终极目标——做投资或者做股东不做管理,这个取决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自己的表现决定了自己选择的前途,而且若其中和某人有摩擦的话,结果就不知道了,这就完全不是表现能够说服合伙人的。要么就是两年或者三年一跳,职业经理人的发展方向,只是时间和收入在别人的掌握中,人总是有着趋利避害的心理,总是患得患失,我也不例外。

觉得自己看起来很理性,好像什么事情都是安排得很有规划,其实谁知道的,总是用一个事实去圆前一个的承诺,一个虚假的进步和繁荣?谁知道呢,默默地做着喜欢的事,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过着不窘迫的日子,偶尔还可以胡吃海喝,还可以血拼一把,可以了,不是吗?我们都说了为了自己,自己才是最靠谱的才是最值得投资的才是最不会辜负或者辜负不起的,天生好像就不喜欢被慵懒这样的词困扰,或者就是觉得慵懒其实是个褒义词是对自己努力的褒奖。

无论如何,这篇日志的草稿已经有些日子了,终于在昨天和今天的赶工下草草完成,其实你看到了,我的心还是不变的,无论身边是谁,无论前面如何,总之follow your heart,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注册一个号吧,直接回复。

也算是一个盒子吧。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金氏三子


某同学飞信问起金二的儿子,也就是金大的孙子,金正云的情况,正好金三正式被朝鲜媒体确认为第三代接班人,所以兴致所至写点东西。

根据几个外国媒体的消息,金三是80后,大约25-26的岁数,大学之前都是在国外度过的,读的是伯尔尼国际小学和舒塔因惠尔赤利(音)公立中学——不过层次更高的国际双语/多语学校(没有看到公开的招生简章 -__________-||||||),算是各种顶尖官宦子弟的镀金历练场所,而且瑞士是中立国,所以不存在可能的政治问题。

据各种贴近渠道的人士回忆,金三比较自信,喜欢看篮球,因为是在国外读书,英语、德语、法语都会,大学应该是在他爸爸开的金日成大学读的,但是目前没有任何官方的资料证实其学历。

金二有三个孩子,金正男为长子,具有很典型的太子党特点,高调张扬,具体事例因为无法证实只举一个被确认的——01年持假护照在日本机场被扣留并被驱逐出境,目前居住在澳门。因为01年的事情而影响了接班人的地位,当然话说01年金二还撑着不至于想快速把儿子提上来。

金正哲为次子,外界传闻性格软弱,目前在中央宣传部供职,04年消息是担任部门第一副部长。

金正云/金正银(韩语读音中两音相同,朝鲜官方媒体宣布中文名为金正云)为三子,有点后来的吃的最好的感觉。同为瑞士国际学校精英教育出身,现在正式确认接班。

北朝鲜是冷战活化石,说一党专制不如说是一家专制,中央委员会一干子人全部都是亲戚。朝鲜的第一号人物是金正日,第二号人物(按照参加金日成葬礼的名单排序)金永男(取代黄长烨,原为金日成亲信后得不到金二信任于97年出逃,曾为中央书记)以及……后面太多且资料繁乱不多整理。目前保护金三的是金正日的妹妹(金敬姬,劳动党轻工业部部长)与妹夫(张成泽,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行政部部长兼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外界猜测是第三代领导权力的代执行者(垂帘听政类似)。

至于一个国际化教育的精英能不能给北韩带来新的动向还是未知数,但是小刺头总是比老油条好对付一些,而且金二五年之后去和金大会面,北韩必然是一场地震,半岛未来更多是的在北韩邻国的角力中。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不再耀眼的太阳


等了两个多月的长草期,新赛季之季前赛终于开始了,第一天的Top5中有两个小斯的镜头:快速推进接中路分球爆扣+抢下前场篮板爆扣,不过他不再穿着桔黄色的太阳球衣了。小斯的交易让太阳“从伪强队变成了真弱队”,原本太阳标志性的的三线快攻和高位掩护在少了Marion之后就让Nash在分球上少了个选项不过好在还有小斯、J.Rich等人能够提供足够的DPS,现在又走了小斯,顿然觉得小球战术中关键的finisher不再,残阳夕照的场景在脑中萦绕不已。

小斯的离去给太阳攻防两端带来的损失是无法弥补的,除了少了场均20分、8个篮板的数据还失去了原本就剩余不多的内线冲击力,续约弗莱、签下特克格鲁、柴尔德里斯勉强算是一个新的小球阵容,新赛季阵容猜测是:纳什、J.Rich、弗莱、特克格鲁和瓦里克,替补阵容:希尔、德拉季奇、罗宾.洛佩斯、杜德利和柴尔德里斯。两套阵容除了DPS本质上没有很大的区别,而且防守端透明的表现很自然地让人想到82场后纳什等人钓鱼的景象。

参考太阳经典的三线快攻套路:对方得分(不中)太阳队发起进攻,Nash持球中路推进,后卫走底线,两个前锋左右四十五度插入禁区,Nash二选一传球,或者直接喂给外线后卫open shoot;

高位挡拆:Nash外线持球,中锋或大前上提至弧顶单挡,Nash利用挡拆切入禁区吸引一至两名球员补防,中锋或大前锋拆至罚球线或禁区四十五度角拿到Nash的分球用扣篮或中投结束,亦或者中锋/前锋位置不合适,Nash分球至弱侧,得分后卫(小前锋)外线得分;

挡拆后无球队员(执行单挡的球员或者其他球员)的切入可以帮助Nash吸引防守亦可以成为分球得分对象。

还有高位挡拆后小前锋或后卫利用速度快下禁区,接Nash传球得分。

以上套路之后还有许多情况,诸如对方的补防造成错位机会,Nash击地给弗莱或者小斯打三分等,就不一一详述。

新的阵容对于以上几个战术的执行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成功率多大,众所周知联盟诸强忌惮MSN组合的太阳是因为Marion和Stoudemire 的速度和冲击力,太阳一旦提速祭出三线快攻,全过程不超过六秒,两个锋线的快下结合外线的准心可以在尚未站稳防守位置的对手头上轻取分数;或者高位挡拆中同样也是有锋线骇人的破坏力牵制内线防守来提升外线的命中率。

太阳新的阵容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冲击力锋线,无论是特克格鲁还是柴尔德里斯都偏向于外围进攻(主要是外围攻击,柴尔德里斯突破能力不错),缺少了冲击力的锋线球员的结果就是三线快攻的威胁性降低不少,可能无法达到之前能够兼顾2+1、气场和让对手产生心理阴影,一石三鸟的作用,之所以不提希尔和特克格鲁哪个首发是因为两者对于篮筐的冲击力基本相同,一个打发使然一个伤病使然。另外,J.Rich确实有冲击的能力,无奈身高所限,突入禁区后可能遭遇两到三名2.10+的围堵,要么失误要么没有进攻篮板。缺少了内线冲击力就让三线快攻打了个折扣,不至于说完全不能用,但是考虑到太阳新赛季孱弱不堪的内线防守,快攻的反击意义确实不如之前。

不停的拉扯跑动倒球腾出投篮空间是小球战术立足之本,该战术要求的是大个子球员在油漆区(进攻能力为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篮板的保护)牵制对方的防守,前锋做单挡然后在尽可能靠近篮筐的位置完成投篮,这一打法的目的在于通过禁区小配合牵制对方人力, 拉空外线防守,而新面孔大多喜欢持球急停跳投或者通过无球跑动制造投篮机会,这无形中让两个四十五度角到弧顶的空间显得拥挤——J.Rich、Nash、 特克格鲁还有希尔、杜德利和德拉季奇,若没人有能力通过挡拆突破扯开防守对内线施压则会反制外线导致得分不稳定,内线又少有贡献(希望弗莱可以继续上赛季势头),以此恶性循环。

上赛季太阳的跑轰没有勇士彻底但是显然比勇士更有章法,而且上赛季半场阵地还算打的有模有样,除了阿玛尔.My Game is Power.斯塔达迈尔之外,半场高位挡拆之后的站位和跑动让太阳在和传统阵地战球队的对抗中勉强还行。可以肯定的是太阳不会放弃原有的进攻模式如何让攻击力维持在原先的水平(场均得分109.7、49%命中率)是个问题。

另外,试着想象一下,缺少了结实且侵略性的锋线箭头人物,太阳的跑轰就不再具有那么大的威胁性了,而且根据名人堂成员安西教练所言:抢下一个篮板约等于四分(对方未进球且我方还有机会进球),缺少了有效的内线finisher之后太阳内线防守同样吃紧。上赛季太阳五月份在进攻端的优异表现一路杀进西部决赛,但是可怕的防守黑洞让他们在六月份饮恨。在防守篮板排行榜上,太阳毫不意外地位列倒数第三位,仅次于开拓者和灰熊,而这样的缺点居然在西部决赛才暴露出来不得不让马刺感叹: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无论是瓦里克、弗莱还是罗宾洛佩斯都不足以填补小斯离开后留下的空缺,进攻端少了侵略性和压迫性,无法对对手产生威慑力,防守端则更为致命。防守篮板的问题会更加突出和明显,以至于影响到反击的质量。尽管有人提出太阳仍然是联盟中火力十足的球队,但是也只是之一而已。太阳确实有着全联盟最优质的射手们(平均三分球命中率40.7%排名第一、命中数9排名第二、出手次数排名第五)、良好的团队精神与化学反应以及纳什。

总体来说,太阳在休赛期的人员调整是比较令人失望的,虽然柴尔德里斯在希腊打工时曾经是禁区被帽最多的球员,而且数据相当出彩——这里可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解释:一、小柴很喜欢突破撕开对方防守,对于太阳这样的快打球队是个好消息;二、考虑到NBA和欧洲联赛的球员身体素质、西部整体内线防守能力,小柴能否起到真正的作用还是值得商榷的。太阳现在不缺能跑能投的前锋,缺的是能够一己之力撕开对方两名球员协防然后把球摁进篮筐再加个罚球的前锋——试图相信两到三名优秀球员等于一名全明星大前锋的想法有些不现实,执着地相信Nash光环加成的跑轰也许该到了尽头,或者说新赛季的整个人员调配才真正地告诉我们太阳该落山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特雷西.奶妈.麦克雷蒂


纯挖坟的文字,略作标点修改,欢迎宝宝及其他看球的拍砖,原文成于09-12-29 链接:http://bbs.hoopchina.com/1071771-1.html

晨起看论坛发现麦蒂同学上了交易名单,虽然不是很喜欢此人,而且我向来有个坏习惯:明明知道一刀切地评价有失偏颇却还喜欢用一两个词或者一个短语来形容或者评价某球员,轮到麦蒂了……

35秒13分?堪比R. Miller的纽约之夜,但是显然麦蒂做的更好。任何的比赛中和时间的赛跑都是最大的看点,在计时器响起之前,任何的一切都是可能的:一个四分、两个三分以及期间的罚球,借用Brown同学的发言:我就知道我倒下了,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如果说第四节马刺领先两位数而你可以凭一己之力(一个球员)翻盘的话,只有上帝或者胜利女神能够帮你。且看麦蒂得到了岂是这仅仅一场的眷顾, 魔术时期麦蒂开着外挂场场刷分。季后赛对阵活塞,当年如果不是活塞夺冠的话,实际上也不太可能成为日后麦蒂悲剧的注脚。第一年实行的季后赛七场四胜 3:1(还是3:2)领先的魔术,前三场刷下了35+的场均得分,没有谁敢说这个不是对于活塞防守的羞辱而胜利女神却不知道为什么把麦蒂放在了马刺的位置上——活塞硬是连下三城送麦蒂回家。

彼时看官们还以为这只是大戏的前传,殊不知其实已经定下了这处大戏的基调:玩的high、死的惨

麦蒂来到火箭是我所不看好的。此人虽有大将风范,却无帅才。刷分不代表领导才能,在布拉德利头上爆扣依然不算。作为号称“联盟最善于传球组织”的小前锋,我对于这个称号严重怀疑,尽管数据告诉我们好像确实如此,但是请参考马布里同学的生涯记录和季后赛记录,我们就知道看数据也分角度的。

言归正传,姚本身是儒雅谦让的co-leader,一开始还不是leader,数据没话说,两双家常便饭,但是总是差一点,差的就是那最后时刻(第三节落后奋起直追或者第四节的最后三分钟)的狠劲。遥想胖子转会LA之前在奥兰多的实力、在LA的三冠。只要胖子持球,最后悲剧的肯定是防守者。要不让奥胖站在罚球线赌运气要不以2+1结束。

进攻终结者应该是姚麦的定义,然而麦只能算是highlight maker,而姚算半个终结者却很少有机会去决定比赛的结果。性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组合的问题:牛逼级的后卫(小前)+牛逼(准牛逼)的中锋就是一个冠军的模板,但是管理层看走了眼或者说想凑合着用。麦是牛逼级的,姚也是牛逼级的,但是麦希望自己是领袖和能成为领袖这个是两码事的。当时引进麦蒂的时候,很多球迷看好的是麦带姚拿总冠军两年之后复刻KO组合 且是姚撵走麦成为主轴,然后以姚为核心再来重建。显然现在这些都是水中月镜中花,季后赛进了三次,恐爵士不说了,打小牛 2:0的开局。请诸君查查历史,联盟中季后赛以2:0开局而最后胜出的概率显然比翻盘的概率高很多,况且当时天时地利人和因素都在,你火箭怎么就能被小牛像翻烙饼似的一巴掌拍下去连个气都没有了呢?如果说火箭有领袖的话,我们的领袖在哪里体现出来了?最后一场被人追着屁股打到落后30+?这TMD是季后赛……且看看诸强领袖中谁会允许自己的球队在季后赛被打到这个程度却自己毫无表示?有……麦蒂之于魔术……

说麦蒂是软蛋,我持保留意见。因为能够刷分且导演数场绝杀的球员肯定不是软蛋,但是也起码不是帅才。强队,真正的强队是不需要期待用绝杀这样的赌博来换取胜利的。参照阿里纳斯和奇才队,这样的球队和球员就是常规赛的噱头,一群准一线或者二线在前三节—+第四节的8分钟咬住比分 然后让老大在最后时刻赌RP。火箭22连胜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那么这里可以说明麦蒂可以做好本份的工作,本份的工作意味着他不是领袖而是集体领导中的一员。他需要有人时不时地push他,他才能牛逼。论领导力,更衣室里显然是穆大叔和巴蒂尔比较有气场,而球场上,斯科拉和现在的阿里扎则能够定夺,那么麦蒂的领导力体现哪?在落后时,他会对着队友和教练说:“来吧!把球给我!”然后诸位仁兄静看其RP爆发与否……

不可否认麦蒂是一个努力+天赋的球员,不然你无法解释其巅峰时期的各种神作,但是努力地够不够?阿里纳斯的例子告诉我们:在NBA只要你努力,你的收获一定可以被诸人所见。麦子是否比他人更努力我就无从得知了,相比较阿里纳斯复出第一场拿下22分的表演,麦蒂作为曾经联盟宣传的头牌以10分收场显然不能让人满意。以麦蒂这个曾经的锋卫摇摆人的典范来看若没有强势复出,那么后面我们要看的一定就不是什么喜剧了。今天看到他同意火箭队将其交易,以目前联盟的形势要拿麦蒂换一个与其纯战斗力相当的球员是没有的。一、你要考虑到姚明:麦蒂一走相当于半重建 那么姚明就是主轴,因此要搭配的锋位球员。放眼看联盟各队,哪个队的一哥适合麦蒂一对一地交换?二、如果是一换多的话,姚基本上也是属于中后期的球员了,因为这样显然这个组合已经是走到了尽头或者这个形式的组合管理层不打算使用了,姚就尴尬了。不过这样也好,四小一大的队伍说不定能走到季后赛第二轮,当然目前姚没有出现,所以一换多其实可以加强板凳深度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方案,那么这样推下去如果姚没有强势复出的话,也是要走人的。考虑到中锋的特殊位置,这个可能性甚大……

最后麦蒂这样的情况其实印证了我之前space里面种种黑两位的言论,这个组合确实没有很多的作为而且火箭在这个组合的作用下仅仅成为了西部中流球队(季后赛第二轮都没有过实在说不上强队)相比较其高昂的薪资水平,这个确实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败笔 。

最后的最后 祝福麦子能够找到一个好的东家 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外挂形态……

Posted in 看球ing | Leave a comment